? 第726章 鞭抽傅雅-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726章 鞭抽傅雅

杨十六2018-5-23 20:47:24Ctrl+D 收藏本站

????天晴原本正在摆弄花草,她初来乍到,也没有人招呼她,别院的下人不多,多半都是姚家派来的,平日里工作严谨,很少相互交谈。天晴的到来让下人们有几分疑惑,却也没有过多的好奇,见天晴自顾地摆弄花草,便也不再留意。却没想到,傅雅突然走到这边,来到天晴身旁,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人们不知道这个新来的丫头犯了什么错,以至于刚来就被打,而傅雅,他们在别院服侍这么久,从来也没见过傅雅发火,本以为是个脾气很好的姑娘,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本,所有的主子都是会打人的,只不过从前人家没愿意打。

????傅雅的这一把巴掌把天晴也给打蒙了,她愣愣地看着傅雅,半晌才问了句:“姑娘,为什么打奴婢?”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扇了上去,傅雅用了最大的力气,打得天晴直接摔倒在地上。天晴到底是文宣王府出来的丫鬟,不至于两个巴掌就被打昏,虽说下人的本份摆在那,她无法反抗,但却可以问话出口。她问傅雅:“姑娘为什么打人?”

????傅雅蹲下身来,一手死死地捏住天晴的下巴,那样的表情就像是个恶魔,看了让人生畏。“还叫我姑娘,我早说过,我是姚夫人的女儿,是小姐,你却执意叫我姑娘,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天晴赶紧改口:“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下次再不敢了。不过……小姐打人却是在奴婢叫错之前,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傅雅狠狠地道,“就因为你是下人啊!下人挨打,还要问主子为什么?这就是你们文宣王府教出来的规矩?难不成文宣王妃打了你,你还要质问她为什么?好大胆子的丫头,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主,什么是仆?”她松开手,站起身,居高临下。

????天晴却对她摇了头,认真地说:“奴婢当然知道什么是主什么是仆,只不过,在文宣王府里从来都不会出现无缘无故打骂下人的事情。不管是王爷,王妃,亦或是公主,他们都不会像小姐这样突然的就动手打人,即便下人们犯了错,也会有专门的管事告知他们错在哪里,然后再按家规领罚。所以奴婢就想问问,自己到底是犯什么错?”

????“好!”傅雅说,“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你说的那些,是你们文宣王府的规矩,你要想还是像从前一样,那就只有一条路——回去。若你执意留在这儿,那就要遵守我们别院的规矩,在这里,主子就是天,主子要打人,谁也无权过问。你们让我的母亲不痛快,那自己也就别想痛快!”

????天晴看着这傅雅,终于明白文宣王妃为何说一定要盯紧这个人,原来这张看起来跟济安郡主一模一样的脸,背后隐藏的却是如此丑陋的内心。这个女人留在姚夫人身边,到底想要干什么呀?“在别院里,你是小姐,可是出了这个门,你什么都不是。”天晴坐在地上,冷冷地说,“不要以为自己长得与郡主一样,就真以为可以取而代之。傅雅姑娘,你要真为了姚夫人好,就尽好自己的本份,不该认的不要认,不该做的不要做。那样,所有人都会感激你,文宣王妃说了,只要你照顾好姚夫人,不去想那些没有用的,她自不会亏待你。但你若执意以郡主的身份自居,迟早……会遭报应的!”

????天晴说话时声音平淡,一点都听不出愁怨,但说出来的话却听得傅雅几乎发疯。她大叫着——“闭嘴!你这个贱婢,你胡说什么?我就是凤羽珩,没有取代任何人,将来也不会被任何人取代!我的身份是母亲给的,我的母亲就是最好的证明人!那个济安郡主才是假的,她是假的!”傅雅一边说一边“啊啊”地大叫,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她害死了我的父母,就要还给我一对父母,我不但要认母亲,我还要认父亲,我才是真正的凤羽珩,不信,不信你们问姚氏,看她怎么说!听听她告诉你们,谁才是假的!”

????傅雅濒临崩溃,随手在树上掰了木枝,握在手里,就像执了鞭,狠狠地就往天晴身上抽去,一边抽还一边喊着:“你给我跪下!一个下人,居然敢躲我的鞭子?给我好好跪着!”

????啪啪!一声接着一声地抽在天晴身上,虽说中秋的天气下人们穿得也厚,可架不住傅雅下了狠手,也是抽得那天晴直咧嘴,咬牙忍着疼。

????这时,就听别院大门“咣啷”一声被人从外推开,紧接着一个声音随之而起,就像来自地狱一般,听得傅雅全身发抖——“并不是全天下使鞭子的人都可以叫做凤羽珩,傅雅,你想叫我的名字,那也得配得起才是。还有,你抽人的手法可实在是不怎么样,来来来,本郡主教教你,真正的鞭子,应该怎么用。”

????话说完,人已至傅雅身前,就见凤羽珩伸手入袖,一根软鞭立时握在手中。挥动间,软鞭一下一下毫不客气地抽向傅雅的身体,“啪啪啪啪”,一鞭接着一鞭,把个傅雅抽得由站立到摔倒,从院子角落滚到院子中间,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的传来,从大到小,到最后,只剩下呻吟。而她的衣裙上也是一道道撕裂的痕迹,渐渐地,血迹绽放。

????下人们都看傻了,连那丫鬟天晴也都发了愣,她以前纵是听说过凤羽珩的狠厉手段,却也没能亲眼看到过。现下亲眼所见,却也是惊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真狠啊!人人都说济安郡主待亲人极亲,待恶人极恶,雷霆手段一旦使起来,任什么人都逃不脱,看来是真的。

????“凤羽珩!”终于,傅雅拼尽全力喊出声来——“你凭什么打我?你曾经也用过我的名字,现在不过换我来用你的,你凭什么不愿?我豁出去全家的性命帮了你,帮了大顺的军队,可是你呢?如今你们就是这样回报于我的?我爹娘惨死,这个仇我该找谁去报?凤羽珩,你没良心,你对不起我!对不起我死去的爹娘!”

????声嘶力竭,喊劈了嗓子,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凤羽珩那依然冷冰的声音——“少拿这种东西来我这里做道德绑架,本郡主不吃那一套。当初你也你情我愿,我并没有强迫,当然,出于感激,我也厚葬了你的父母双亲,也给了你更好的生活,好日子你不过,偏偏要走上这么一条路,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啪!又是一声鞭子抽过去,傅雅身上再添一道血痕。

????终于,外头的响动引起了姚氏的注意,堂厅大门拉开,姚氏跌撞而出,一看到眼前情景,吓得差点儿没晕过去。她惊叫一声,紧跟着就飞扑上来,也不顾凤羽珩的鞭子还在挥动,疯了一样的就扑在了傅雅身上,同时大声地叫着:“阿珩,阿珩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血!阿珩,你别吓娘亲,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痛哭的泪一滴一滴落在傅雅的身上,凤羽珩的鞭子终于不再挥动,却看着姚氏有些发愣。原主的记忆再度翻涌而来,她看到了当初被从凤家赶出来的时候,在马车里,姚氏也是这样抱着自己痛哭。在西北的山村里,遇到难处,姚氏每次也都是在哭。泪也一样打在自己的身上,与眼前这情景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那个被姚氏抱在怀里的人,不再是她,而是另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有那么一瞬间,凤羽珩几乎就觉得这傅雅有可能就是这身体的原主,她甚至在想,如果真的是原主回来,那么,这一切她当然得让还给人家。不管是不是自己后来争取的,至少这个娘亲得还,这个凤羽珩的身份得还。

????好在错觉只是一瞬间,很快地便恢复清醒,冷眼看着眼前的母女情深,她知道,傅雅不是原主,而是一个与她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偏偏这个陌生人现在要成为绊脚石,还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情感俘虏了自己的母亲。她再不能忍。

????这时,傅雅也清醒过来,意识到姚氏在抱着她,也不怎么的,竟是挑了唇轻轻一笑,随即又提起力气,扭了头,看着凤羽珩,一脸哀求地道:“郡主,你抽死我不要紧,我只想母亲能好好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我也是为了母亲好,母亲身子虚弱,我若不顺着她,她会生病的呀!郡主,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求你原谅我!”

????傅雅突然的告饶让凤羽珩眉心轻轻一皱,不出所料,紧接着,就有姚氏的声音传来:“你太过份了!”终于,姚氏看向凤羽珩的目光里带了满满的敌意和仇视,曾经的那一点点客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的凤羽珩,完完全全是她的仇人,是打伤了她女儿的仇人!

????姚氏疯了,站起来直冲向凤羽珩,两手死死地掐向她的脖子,一张脸上尽是扭曲恶毒的表情。“你,你居然敢打我的阿珩?居然敢打我的女儿?我今一定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

????姚氏的手越缩越紧,眼看着凤羽珩面上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一同而来的玄天华再看不下去,就准上前帮忙。

????而这时,就听凤羽珩冷冷的一句出口——“姚氏,放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