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7章 咱们去旅游-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987章 咱们去旅游

杨十六2018-5-23 20:53:14Ctrl+D 收藏本站

????祝空山不知道凤羽珩所说的安排到底是指什么,但她至少明白,只要凤羽珩肯出手相助,她至少生命安全是有保障的。这条命本没想留,但也不该在这时候这么快就送掉,她还得再留些时日,那八皇子和元贵人,总得再给他们多添一壶才够

????在百草堂的全力救治下,城北中毒者的情况都已经有所缓解,冻死的人虽无法复生,但其它人却尽一切可能的把命都给保了下来。

????两日后,由御王府出面,对城北展开了规划性的建设。图纸和设计理念是凤羽珩提供的,统一的砖瓦民居,没有的院子,就像后世的公寓一样,一门一户,里头分开房间,有两室一厅的,有三室一厅的,按每户人口比例来分配。城北几乎没有独居者,就算从前是单身一人的流浪汉或是乞丐,也两个或是三个人分到了一组,再分给一户房。

????想当初冬灾的时候,凤羽珩就已经联合御王府在京城为灾民们新建了房屋,只不过当时受灾的范围比较广,并不像现在这样集中,所以也没有太统一的规划,更多的是在原有住房上加以修缮。而当初重建的房子也是记在了御王府的名下,这次便也一样,所有房屋都登记在御王府名下,无偿供给城北贫民们居住。

????这一次,由于受难人全部集中在城北这边,以至于御王府这头的房屋在建过程中就已经有人预料,京城城北将成为九皇子的独有之地,而这些受了恩惠的百姓也将成为完全忠于九皇子和济安郡主的一股力量。

????八皇子玄天墨自那日在城北被贫民暴打之后,他很是理智的报了官,还是直接上报刑部。许竟源正式受理此案,却只是将八皇子带回,每日都要他到刑部去过堂,对那些暴民却一个都没抓。

????玄天墨直指许竟源办案不公,却被许竟源一句话给堵了回来“本官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这起案件,皇上说了要亲自审理。”

????于是玄天墨蔫了,心里头压着的石头也久不落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匆匆来袭,直觉告诉他,这一次,怕是很难过天武帝那一关。

????太多的贫民死亡,以至于朝中的风向再也不可能偏向八皇子那一边。再加上之前那些他党羽下的官员也在祝空山的影响下与他生了离心,不再替他说话。一时间,朝中人人提及八皇子都要鄙夷几句,甚至已经有人说起宫中的元贵人,不止一次地求着天武帝将那元贵人连并发落。

????天武最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总是没精打采的。城北之事纵是他怒火在胸,却总有一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他的确是生病了,到也不是大病,小小的风寒,只是全身无力,心里又上火,这急火攻心,就显得人疲惫不堪。

????而之所以上这股子火,究其根本原因还是被八皇子给气的。之前那么多事天武帝心里一清二楚,虽说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头窝着的火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两头都是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大顺江山,他想看到的是二子公平相争,也让他看一看这个天下到底谁更有本事坐得安稳。当然,更多一部份原因,是他不想让老九总是背着“云妃儿子”这个包袱,以至于登个位都要被有心之人戳脊梁骨。

????早在玉矿出事之时他就想收拾老八了,但这老八也是计策多端,有百辩之口百触之手,以至于不但玉矿之事被他巧言辩过,就连南界那么大的事,都随着上将军碧修的死而成了悬案。

????天武心里头憋屈着,却也明白,之所以造成这种结果,也是自己的态度所致。老八也是他的儿子,他一直都不愿意看到这个儿子落得个跟当初老三一样的下场,毕竟这是亲的。就像当初的老四,犯了那么大的错,他也只是把人关在王府里,直到现在,竟也选择了原谅。

????他是严皇,也是慈父,他打从心里希望这些个儿子能够和睦相处,却也始终记得他们都出生在皇家,总有一天会站到对立的一面。总是希望这一天能够来得晚一点,可是现在看来,该来的还是来了,该面对的,他也必需得面对。

????“许竟源。”天武开了口,声音与神色一样疲惫,“朕限你三日,将城北一案整理成册。八皇子也好,元贵人也好,你放手去查,只要查得到的,都给朕写在折子上。要清清楚楚,要明明白白。三日后,此时,朕自有决断”

????朝臣们倒吸一口冷气,直觉告诉他们,皇上这是要下决心清理家门了。八皇子,一代盛王,会因此而陨落吗那些八皇子党派之人也是暗自心惊,生怕此番变故会牵连到他们。

????而七皇子玄天华与九皇子玄天冥却是迅速地对视了一眼,双方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忧虑。也不知为何,面对天武终要做以决断时,他二人的心反而提了起来,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却又不知会发生何事。

????八皇子玄天墨自被祝空山抓伤,又被百姓暴打了一顿之后,除去到刑部报到之外,就一直窝在盛王府里不肯出门,连早朝都因伤而不去上。而私下里,玄天墨却一直都在想办法找到祝空山,直到他听说祝空山被凤羽珩送进了郡主府,他还不死心里派出一拨又一拨的暗卫夜闯郡主府想要把人给弄出来。结果,所有盛王府派出的暗卫都是有去无回,就好像那郡主府是吃人的深渊一般,让人一想就不寒而栗。

????玄天墨找出祝空山不果,又听说天武帝给了刑部三天的时间整理案情,然后就要对此案做出决断,他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总觉得这次一劫怕是很难躲过。可他这回是真冤,这回真的不是他做的,那些破棉衣跟元贵人也没有关系,元贵人做的明明都是好的,究竟是何时被何人调换了他想来想去,只觉得那些棉衣被调换得蹊跷,再仔细想想,也就只能是在制作环节上出了问题。

????他们对城北的百姓说是在宫里做的,是嬷嬷和宫女们亲自动的手。但实际上,宫里怎么可能做那么多东西,元贵人手下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手,要在几日之内赶制出那么多棉衣来,那可是很大的工程。所以,是元贵人手下的宫女找了城中的裁缝铺子,把这活儿给兑了出去。给了银票,由那裁缝铺子张罗大量的人员来赶制,这才在规定的天数内把棉衣给做了出来。

????他问过元贵人这里头有没有猫腻,元贵人否认,他也相信元贵人不会拿他的前程开玩笑,所以玄天墨双目微眯着,一个念头在心中打了起来祝空山一定是祝空山在里头搞了鬼

????可想到了又能如何呢他现在就是找不着祝空山,明知人在哪,就是抓不到。该死的玄天墨意识到,归根结底还是凤羽珩与他结下的梁子,只是没想到对方在这件事情上帮着祝空山一起坑了他一把。

????盛王府安排人去找那家为元贵人做棉衣的裁缝铺,可下人却回报说:“参与缝制棉衣的所有人都被许竟源许大人请到了刑部,一直也没有放出来。如今那裁缝铺是关着门的,里头一个人都没有。”

????玄天墨立即就明白,这是要断他的一切后路了。这件事情,祝空山下了套,在棉衣上做了手脚,又在熬粥的时候下了药,以至于城北百姓死的死毒的毒。到最后,所有的事往他身上一推,他成了众矢之的,祝空山却还是人们眼里的那个活菩萨。那丫头连自己被强占了身子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怕是已经破釜沉舟了,玄天墨头一次后了悔来,后悔不该早早的对那柳氏动手,以至于让祝空山心里心了那样大的怨恨。

????罢了,他还能如何如今脸上被抓得都没法见人,就算去刑部也是罩着面的。身上筋骨各种疼痛,让他想做很多事情都心有余而力不足。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刑部那边,希望那许竟源的脑子能机灵一点,能把案件给查个水落石出,还他清白。

????可想是这么想,玄天墨却知道,许竟源是老七的人,绝不可能帮着他。再加上有凤羽珩在中间搅合着,就算那许竟源查明了真相,也决计不会如实的说出来。这一点,单凭凤羽珩把祝空山给保护在了郡主府,就能看出来了。

????盛王府这头,八皇子玄天墨整日懊恼,而御府那边,凤羽珩在处理好城北那些死去人的尸体之后,原本想去郡主府看看祝空山,再跟她套套话。可人还没等出府门呢,就见外头有一队的马车浩浩荡荡地往这边行了来。打头的是一辆华贵宫车,她认得,那是属于舞阳公主玄天歌的,再往后看,好么,右相府的马车、平南将军府的马车、以及无数大大小小官员家的马车都排成了行,行得很慢,直到在御王府门口停下来,秩序到是保持得不错的。

????玄天歌挑开车窗帘子往外看,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府门口准备出口的凤羽珩,她大乐,冲着凤羽珩招手:“阿珩阿珩我正要下去找你呢快快,上我的车来,咱们一起去盛王府。”

????“恩”凤羽珩不解,“去盛王府干什么”

????玄天歌笑嘻嘻地说:“咱们八哥被他的表妹挠伤了脸,可是很惨呢,你说,我做为堂妹,你做为弟妹,不去探望一下是不是显得太没道义了呀”她一边说一边指着后方车队道:“你看,我一说去探望八皇子,有这么多人愿意跟着一起去,你也就别推脱了,我看你这衣裳都换得好好的,来吧,上我的车,咱们这就出发。”

????她这边说着,立即就有两个丫鬟来请凤羽珩。凤羽珩几乎是被强行拉上宫车的,随着宫车缓缓启动,她掀帘子往外瞧,就瞅见后头任惜枫和风天玉正在窗口冲她招手,还乐呵呵地问她要不要吃她们带的点心,这让她瞬间就产生了一种被报了旅游团的错觉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