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9章 真的怒了!-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09章 真的怒了!

杨十六2018-5-23 20:53:45Ctrl+D 收藏本站

????。可当她到了长宁宫时,却觉得这宫里‘阴’嗖嗖的,才从空间出来她就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有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袭了上来。

????凤羽珩尽量平缓心绪往里头走,越是接近丽妃的寝殿所在越是觉得不对劲,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些奇怪的声音,像是人在哭,又像是在人在唱。那动静儿奇特,突然就让她联想到葬礼上那种专业哭丧的人士,连哭带唱的,把气氛烘托得很是诡异。

????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葬礼?

????她心生奇怪,动作加快,长宁宫里并没有森严的把守,毕竟那些‘侍’卫是进不得妃嫔宫院的,几个守夜的宫‘女’太监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直到绕到丽妃寝殿‘门’前,这才发现三更半夜的,寝殿里的烛火竟然是亮着的,而丽妃的近‘侍’宫‘女’左儿此刻正守在寝殿‘门’口,时不时地往里头看一眼,一脸的焦急和无奈。

????凤羽珩隐去身形,利用空间直接进了寝殿去,现身时,要不是事先多少有了点心理准备,她还真是要被这寝殿里的一切吓了一大跳。

????丽妃这是在干什么?这屋里怎么……跟灵堂似的?

????没错,眼下丽妃的寝殿布置得就是一座灵堂,有灵幡,有香案,有牌位,甚至还有一具棺材。地上还放着火盆,丽妃就跪在那火盆边上,正一把一把地往里填纸钱,同时口中念叨着:“该来来,该去去,送你走,你莫回。‘阴’路寒,穿棉衣,过了‘阴’阳界,世间一切你莫再理。该来来,该去去,阳气散,永别离。”

????纵是凤羽珩,面对此情此景也凭空地打了个冷颤。丽妃这些话像是说的又像是唱出来的,腔调非常奇怪,有点儿像是唱戏的。她抬头往那牌位上仔细看去,但见那牌位上赫然写着八皇子玄天冥的名字,而在丽妃的手边,还放了一个白布扎成的小人儿,上头也贴着字条,字条上同样是玄天冥三个大字。

????她当时就震惊了,实在是没想到夜探长宁宫竟会探到这样大的隐晦之事,丽妃这是在干什么?玄天冥明明活得好好的,她却布置了灵堂,这是什么意思?发阳丧?

????***!凤羽珩愤怒了!右手下意识地就扬了起来,拢指成掌,照着丽妃的后脑作势就要劈过去。却在这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在快速靠近,轻功很不错的样子,就算及不上玄天冥和玄天华,却也差不了多少。她大惊,只道难不成丽妃这里还养了类似于暗卫这种存在?可她进来的时候已经有留意了四周,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那来的人是……

????她迅速收了动作,身形一闪,奔着寝殿左侧的柱子就藏了过去。她到时,身后那人也追了过来,身法比她要好,甚至先她一步到了柱子后面,还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以眼神示意:别出声!

????丽妃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话还在那儿继续念叨着,丝毫没觉察出刚刚身后的危险,她完全不知道,若依着凤羽珩刚才的情绪就那么一掌劈下去,她根本不可能还有命在。凤羽珩这一生逆麟不多,玄天冥绝对算得上一个,让她眼睁睁看到对方竟然在皇宫里头给玄天冥发阳丧,那一瞬间想要杀人的冲动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只能说丽妃命好,有人救了她,而这个救了丽妃、又捂住凤羽珩嘴巴的人,不是别的,正是丽妃的儿子,六皇子玄天风。这也是凤羽珩在看清了人之后,没有还手的原因。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这一架打起来,保不齐就要闹得这座皇宫不得安宁。可当她看到来人是玄天风时,心底的愤怒和冲动就一下子消减了许多,虽然还不知道玄天风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捂住自己的嘴巴是要干什么,但直觉告诉她,对方没有伤害她的意思,甚至那目光中还带着乞求。

????她冷静一会儿,伸出手将玄天风捂在自己嘴巴上的手给拉了下来,然后指了指后窗,示意二人出去说。玄天风点点头,拉着她身形一晃,很快就从半天的窗口窜了出去。

????窗子被二人撞得又开大了些,发些轻微的响声,丽妃往这头看了一眼,只觉寒风直灌进来,吹得她打了个哆嗦。灵堂前的白烛也吹熄了两根,她站起身走上前,又重新给点上,灵堂又亮了起来,她这才满意,再重新回到火盆前,又是一把一把的纸钱往火盆里头扔。

????而彼此,已经出了后窗绕到后院儿的二人终于停了下来,不等凤羽珩开口,就听玄天风说:“弟妹开恩,留我母妃一命,这个人情六哥可以用任何方式来偿还,可好?”他语气里尽是恳求,一只手还握着凤羽珩的腕,握得很紧。

????她‘抽’了‘抽’手臂,将那腕从对方手里‘抽’了回来,用手‘揉’了‘揉’,没直接应刚刚的话题,而是反问了句:“六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偷偷回来的。”玄天风说,“听说了京里的风声,不放心,回来看看。”

????“六哥不放心什么呢?”凤羽珩的目光有些冷凝,“是不放心父皇,还是不放心你那个会行蛊术的母妃?”她说着,又转头透过后窗往丽妃的寝殿里看了一眼,眉心又皱了起来。

????玄天风有些着急,又不得大声说话,只能尽量的压低声音解释道:“她哪里会什么蛊术啊!那是胡来的,根本就和蛊术挨不上边儿。九弟现在可有什么不适?可有中蛊术的迹象?”

????凤羽珩心头怒又起:“就算没有中蛊,可是我问你,如果有个人这样子给你发阳丧,你知道了会怎样?任由着她这么干下去?一点都不觉得隔应?真要那样的话,那我只能说,六哥你的心实在是太大了。我就是个小‘女’子,没你那么大的肚量,我心眼小着呢!丽妃娘娘如此诅咒我的夫君,不管跟蛊术挨不挨着,我都看不下去。六哥还是要给我一个‘交’待才好。”

????“好。”玄天风很痛快地点头,“弟妹你放心,此事六哥一定会给你个‘交’待的,并且跟你保证,类似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如果再有一次,我……”他咬了咬牙,“这个母妃我不认也罢。还有,弟妹你相信我,她真的不会蛊术,这些个伎俩无外乎就是听老话传下来的,我一定会严令她把这些都收了去,请你千万不要再动气。”堂堂皇子,如此说话也算是低声下气了,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一来那个是他的母妃,二来面对的人是凤羽珩,三来,他看得出,刚刚凤羽珩是下了杀心的,想想都后怕。

????“除此之外,六哥,我待你如兄,我跟玄天冥的感情也不容任何人在中间横‘插’一脚的。我不希望丽妃娘娘有其它多余的想法,希望你能明白,更能让丽妃娘娘明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