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0章 我的心里……没有她-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10章 我的心里……没有她

杨十六2018-5-23 20:53:46Ctrl+D 收藏本站

????。得宠的皇子也不再是九皇子,而是你的弟弟八皇子。皇上对元淑妃和八皇子的盛宠可是比当初宠着云妃和九皇子更甚,所以,今夜之事就算传了出去,咱们也不会被治罪,你的姨母元淑妃会帮着咱们,她为了儿子能够登上帝位,可是巴不得本宫把九皇子给咒死了。当然,这不是最终目的,风儿,母妃可是一心盼着你能坐到那个最高位上呢!”

????“母妃!”玄天风几乎要崩溃,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他不得不再次跟丽妃强调,“那个皇位我不稀罕,我也不想要。还有,不要以为元淑妃和老八会替着咱们说话,就算是亲人,也绝对不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亲人。”他万分不解,“母妃为何这样子帮着他们?你既然希望我即位,现在就没有道理帮着他们去害九弟啊?”

????“风儿。”丽妃上前几步试图把自己的观点灌输给玄天风,“风儿,你的心意母妃都知晓了,所以母妃这是在帮你呀!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玄天风心里阵阵发寒,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匆匆而来。他问丽妃,“为了我什么?”

????“为了你得到心上人,能跟那济安郡主在一起!”丽妃美滋滋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还颇为自己的想法而自豪。“你放心,母妃不是心里不敞亮的人,她就算已经嫁过了也没有关系,那是个有本事的好孩子,我风儿的眼光实在是好得很。母妃相信,只要你们在一起,凭着那丫头的本事,你这个皇位定然可得。”

????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到底是听到了,玄天风头皮都发麻,他怔怔地看着丽妃,这个生母如今在他眼里就好像是个神经病般,难不成,今日给玄天冥发阳丧就是为了把他害死,然后让自己跟凤羽珩成亲吗?

????丽妃的答案马上就来了:“风儿你听我说,这发阳丧的法子很管用,只要我连发七天的阳丧,那九皇子的阳气便会悉数散尽,到时候一命呜呼,你跟济安郡主就可以在一起了。”

????“胡闹!”玄天风快疯了,他指着丽妃道:“收起你那愚昧的想法!收起你那些个可怕的念头!我念及你是母妃,今夜之事便替你瞒下来,可若再有一次,你别怪儿子翻脸无情!”

????说完,一把抓起棺材里的那套衣裳,直接扔到火盆里烧了去,又将那盆边上放着的小人儿也给扔到火堆里,然后再对那左儿说:“本王回京之事,谁也不许外传,你在宫里好好看着你家主子,她若再行这种事,本王打也要把你给打死!”

????他说完,抬步就要往殿外走,丽妃从后头拉了他一把,问道:“你要出宫吗?”

????玄天风站住脚,却没回头,怒气令得他的心口一起一伏,情绪很是不稳定。他对丽妃说:“母妃如果想要儿子能好好地活着,就不要再做这种糊涂事,你这样不是帮我,而是害我。至于我与那济安郡主,她只是我的弟妹,我的心里……没有她。”说完,身形晃动,借着月‘色’迅速离开了长宁宫。

????丽妃看着抓空的那只手,不由得升起一阵恍惚。“风儿不喜欢那丫头?不对不对,他还是喜欢的,只是他害怕那九皇子,所以才不敢承认。一定是这样。”她一边说一边回过头来,看着那满地狼藉,又开始催着左儿:“快,把这里收拾一下,重新布置,咱们不是还有一套备用的紫衣吗?把那套取出来放到棺材里,牌位和蜡烛都换新的,快。”

????左儿跪到地上哭求着:“娘娘,您收手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呀!六殿下说了,您要是执‘迷’不悟,他可就要不认咱们了呀!娘娘,奴婢求您,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你怕死?”丽妃瞪着左儿道:“因为风儿说要杀了你,所以你不敢替本宫办事了?那你信不信,本宫会先他一步把你处死?”

????“奴婢不怕死!娘娘要杀就杀,但只要奴婢活着,就绝对不能再让娘娘做这样的事情。”左儿也下了决心,宁死也不肯帮丽妃。

????无奈丽妃心意坚决,左儿不去做,她自己去做,她一个人到寝殿里翻找东西,竟还真的让她把灵堂又给重新布置起来。左儿气得没办法,干脆把所有‘门’窗都给打了开,然后大声道:“娘娘要执意如此,那这事儿就谁也别瞒着谁,敞开‘门’的做,奴婢这就去把长宁宫的大‘门’也给打开。”

????“你敢!”丽妃气得直哆嗦。

????左儿却反问她:“既然娘娘觉得这事是对的,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的做?非要偷偷‘摸’‘摸’的呢?娘娘,您清醒一些吧!真要想让六殿下争那个皇位,那就正大光明的去争,用这样的手段不是君子所为。六殿下一生光明磊落,娘娘何苦为他添这样的污点?”左儿一边说一边上前去把灵堂再次拆除,也不管丽妃的阻拦,她打定了主意,就算是豁出命去,也不能再让丽妃干这种损‘阴’德的事情。更何况,这玩意根本就没用,丽妃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哪里真的会巫蛊诅咒?

????这边长宁宫一主一仆大闹起来,而离了长宁宫的凤羽珩却是直接奔了存善宫,试图进去查查元淑妃那里有没有鼓捣出来类似的事情,又或者那行蛊术之人有没有藏在存善宫里。

????可她这才行了一半的路,就看到两个小太监正从一个方向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个边走边抹着眼泪,另一个在边上劝道:“别哭了,咱们也算是仁至义尽,可太医院不肯帮忙,咱们还能有什么法子呢?奴才没有主子的恩准本来就是不能用‘药’的,更何况下旨打了他的人,就是皇上。”

????那抹眼泪的小太监听了这话,很是不甘心地说:“难不成就这样看着师父死去?师父平日里待咱们可不薄,哪次皇上赏下来的好吃的他不是分给咱们啊?去年你家里母亲病重,不还是师父给出的银子,又请了太医去给看好的么?怎的如今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边上那太监也生气了:“我说怎样的话了?我说的都是实话。眼下咱们太医院也去了,对着值夜的太医跪也跪了求也求了,还能怎样?难不成你让我去把太医给绑了?我可没那本事。再或者是出宫买‘药’请大夫去?咱们谁出得了宫?谁又能把大夫给带进来?”他一边说一边跺脚,“罢了,实在不行,咱们去求求皇后娘娘吧!你说得对,师父去年救了我娘一命,这个恩不能不报。”

????两个小太监合计了一番,干脆又折了方向要去景慈宫,结果却被一队御林军‘侍’卫给拦了下来,二话不说押着就走,远远的就只能听到二人的解释和求饶声……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