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2章 除夕-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32章 除夕

杨十六2018-5-23 20:54:16Ctrl+D 收藏本站

????。”

????想容说:“原本也是要跟二姐姐一起过年的,就算不留在淳王府,也不可能到平王府去。四殿下,早在济安郡时我就与你说过,师徒就是师徒,我自己的心思我自己明白,你很好,可我既然存了那样的心思,就不该再给你任何希望,那不是我良心能够承受之事。”

????“你就那么想跟他在一起?”玄天奕第一次如此明显地点出想容的内心情感,他问想容:“你可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暗里喜欢着他?可是他又看得上谁?他这辈子像是会找‘女’人的样子吗?”

????想容笑容有些惨然,她说:“我从来都没有瞒过你什么,我心里有个人,怎么抹也抹不去,这是我的命,我只能认。”

????“可他根本就没看上你!”

????“那是他的事。”想容抬起头看着玄天奕,很是坚定是说,“他看不看得上我,那是他的事,我只能管好我自己。四殿下,你回吧!”

????她说完,再不多留,带着身边‘侍’‘女’转身就走。玄天奕到也没再拦,只是下意识的抚了一把自己的脸,呢喃自语:“她是不是嫌我太老了?跟小丫头一比,我还真是老了啊!”

????玄天奕就这样被拒之‘门’外,一直目送着想容绕过前院儿进了后院,再也看不见时,他突然兴起一个主意,赶紧就开口跟身边小厮说:“咱们也留在淳王府过年!我跟老七也是亲兄弟,怎么就不能一起过个年呢?就这么定了!”他说着就要往府里走,甚至一只脚都已经跨过‘门’槛了,却被淳王府的管家给拦了住。

????管家对他说:“四殿下,对不住了,今日淳王府除了御王与御王妃外,再不接待其它来客!还请四殿下见谅。”

????“啊?”玄天奕没想到闭‘门’羹这么快就吃上了,心里头一肚子气,不由得指着想容适才离去的方向道:“那丫头呢?她也不是淳王府的人,为何还要接待她?”

????管家回头看了看,陪着笑说:“四殿下是在说凤三小姐么?您会错意了,凤三小姐不算是客,她一直住在府里的。”一句话,干脆把想容归结为了淳王府原本就有的人,听得玄天奕又是阵阵愤慨。

????可他再不高兴又有什么办法?就像想容说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甚至这选择都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态度,看不看得上她都好,她就是乐意。这真是千金难买人家乐意啊!

????他将脚步收回,又往淳王府里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再不多留。只是离去的脚步有些沉重,带着一万份不甘。可是再不甘,也抵不过想容自己芳心暗许后用了几年时间积攒下来的勇气,以及那份执着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

????这一夜晚夕,淳王府十分热闹。因为有云妃在,家更像是家,两兄弟更像是两兄弟,再加上今年多了个新媳‘妇’儿凤羽珩,还多了个云妃心里预备着的准媳‘妇’儿凤想容,一顿年夜饭吃得是其乐融融。不但包了饺子放了鞭炮,玄天华还给众人弹了弦琴,只是在琴声刚落时,一只手抓着饺子一只手握着凤羽珩拿出的红酒的云妃突然高声问了句:“华儿,跟娘亲说人,你喜不喜欢三丫头?”

????这话问得众人都有些尴尬,红酒虽说好喝,虽说还兑了软饮,但后劲儿还是有些大的,更别提是凤羽珩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带年份的拉菲。云妃从下午喝到晚上,就没停过,此时已经是有些微醉的状态。凤羽珩担心玄天华的回答会伤了想容的心,赶紧就接了一句:“想容这么乖巧懂事,咱们都是喜欢的。”她话里的意思,喜欢是喜欢,跟进一层次的感情是两回事,示意玄天华大年过的不要太伤人。

????玄天华到也没让人们太尴尬,只是盯盯地看了想容一会儿,突然就扬了一个笑脸来,说道:“弟妹说得对。”

????想容两只手拧着自己的裙摆,听到这样的回答,心里到是松了一口气,可同时却也有些失落。她害怕玄天华的直接拒绝,却又很珍惜云妃突然的这一句提问,因为除了云妃,怕是这样的问题再也不会有人肯提出来了吧?她很有可能就把自己的心事默默地放在心里一辈子,永远不敢跟他直说,永远也得不到他一个答案。这一生,或许就是在这样的踌躇中缓缓渡过,好在现在没有了凤家,她也没有了出嫁的压力和强迫。︽2︽2,

????玄天华的回答算是十分含糊,不过也算糊‘弄’过去,玄天冥那头又劝起云妃喝酒,这一篇便也算揭过。只是云妃感叹地看着想容道:“我是真的帮你了,可你自己也得主动啊!你看你二姐姐跟冥儿坐得这么近,你离华儿那么远作甚?怕他吃了你?”

????想容脸一红,赶紧道:“七殿下在弹琴。”

????而此时,玄天华的琴声已经收了音,人也重新走回席间落了座,边上的确有空闲的位置。他主动招呼想容说:“过来坐吧!”

????想容心里好一阵‘激’动,红着脸走过去,借着稍微上来的酒劲儿,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还把椅子往玄天华身边又挪了挪,很是一副就义的模样,惹得云妃咯咯直笑。

????除夕之夜,人们都默契地选择不提天武帝,以免这大过年的再勾起云妃的伤心来。可是酒过三旬,云妃却自己把这个话茬儿给提了起来,她说:“你们猜,老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皇宫大内,昭合殿外殿也摆了一桌除夕酒席,席间只有三位主子,分别是天武帝、元淑妃、还有八皇子玄天墨。这三人围桌而坐,频频举杯,天武一杯干下,元淑妃还会适时地扭了帕子将他‘唇’角残留的酒滴给擦掉。不知道的人看了这样的场面只会感叹这是多么美好和谐的一家三口啊!可是知道的人,包括昭合殿里里外外‘侍’候的宫人们嘴上不说,心里却多半都有几分感慨。只道今年的大年除夕,天武帝过得可是跟以往大不相同了。

????不只是宫人们觉得大不相同,就连天武帝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酒喝着喝着他突然就冒出来一句:“这是朕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新年,有妻儿陪伴,就像是达成了朕多年以来的一个夙愿。”他一边说一边轻揽着元淑妃,面上现了阵阵回忆,话语停了住,像是犹自在思索着什么。直过了好半晌才突然问出一句:“以前的年都是怎么过的?为何不论朕如何去想,都想不起来了呢?”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