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3章 腐烂至死-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53章 腐烂至死

杨十六2018-5-23 20:54:44Ctrl+D 收藏本站

????他倒吸一口冷气,怒声道:“果然是这样!”然后右手向前一探,直接掐上了那‘女’子的脖子——“贱人!就是你害得本王身染奇病,本王今儿非活活掐死你不可!”

????他说到做到,手下加力,但见那‘女’子的面目越来越扭曲,脸‘色’越来越发青,只几息的工夫就没了动静。可玄天墨的气还没解呢,掐着脖子的手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收拢得更紧了些。直到把那条脖子都给掐得变了形,血‘肉’模糊,他这才松开手来,再看了一眼那‘女’子下体,心头除了怒火,又升起了恐惧。

????这‘女’人已经这么严重了,怎么可能这样严重?他喘着粗气,心里琢磨着,下面烂成这样,还有得救吗?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还是因为这病根本就治不好?这样想着,下方止痒的‘药’效却是过了,在这种痒症下,那种‘药’的‘药’效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最多就是缓解,却不能完全解除。他又开始痒了起来,一只手不由自主地去抓挠,那随从不得不提醒他:“殿下,万万不能再挠了,您看看她——”他指着那‘女’子,“这明显就是挠成这样的。”

????“不挠你让本王怎么办?痒死吗?”玄天墨咬牙切齿地道:“这到底是什么病?到底什么人能治?”

????那随从在宫里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对玄天墨的病情自然一清二楚,此时眼珠一转,到是给他出了个主意,“殿下,依属下看,这病到是有一种地方可以求助。”

????“哪里?”

????“‘花’楼。”

????‘花’柳之症求助‘花’楼,这到是一个好办法,玄天墨想常年浸‘淫’在‘花’街柳巷的人,自然是对这种病症见多识广,而宫中的太医主要诊看的都是妃嫔们的病症,宫中妃嫔多干净啊,这就导致他们对这样的病症根本无从下手。看来,他是求错人了。

????“好。”玄天墨点头,面‘色’也稍微的缓了几分下来,“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尽管去找最有经验之人,当然,事后要把这些人一个一个的都处理干净。至于这个……”他看了看这个被掐死的‘女’子,突然就有些后悔,怎么就一‘激’动把人给掐死了呢?如果不掐死,正好用她当个试验品,也不至于自己直接丢人。可现在人已经死了,多说无用,他手一摆,“把这个扔出去,连带着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东西,统统都扔了。”

????他说完,大步走出房间,直到回了自己的卧寝,这才迅速地把衣服脱光,将太医给他的备用止痒‘药’给拿了出来。

????其实,除了‘花’街柳巷之人外,他到是还想到了一处没准儿可以医治自己的地方,那就是百草堂,凤羽珩的百草堂。可他与百草堂是对立方,凤羽珩看他受苦乐还乐不过来,怎么可能出手相救呢?更何况,玄天墨一直在心里隐隐地怀疑着,自己这病症怕是跟那个鬼丫头丢不了干系。

????‘花’楼的夜晚都是很热闹的,哪怕是大年初一也不例外。玄天墨的随从用了半个时辰都不到的工夫就绑了五个‘花’楼老鸨子回来,连夜为他家主子诊病。

????可惜,五个人,人人都望着那患处惊讶不已,也人人都摇头兴叹,纷纷表示:“的确是‘花’柳病症中的一种,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过。既然没见过,自然也就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治疗。”

????到是有一人说:“也不能说完全没见过,去年到是有人得过相似的病症,只不过比这轻了许多,那些脓包也没有这么大。可惜,纵是轻了许多,也用了好多珍贵的‘药’材,还是没能把命保住。染了这样的病,必死无疑,而且是……腐烂至死。”

????这五人还没明白自己是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面对的这个病人是什么身份,黑灯瞎火的就被绑了来,一路上眼睛都是‘蒙’着的。要是让她们知道这个生病的人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八皇子,怕是打死她们也不敢说这样的话,甚至很有可能跟宫里那三名太医一样,选择明哲保身。

????玄天墨不死心,一再地跟对方确认自己的病症是否真的无解,直到得到确切的答复,他这才对着那随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紧接着,一把剑影晃过眼来,五人在眨眼之间就被抹了脖子。

????随从把尸体扔出屋外,很快就有暗卫出来处理,就连屋子里的血迹都有人立即进来擦拭干净。而此时的玄天墨,却一如被打进了死牢,甚至比当初入死牢时,还要不安。特别是只要一起想刚刚那个老鸨子说的“腐烂至死”,他就不由自由地开始哆嗦。他不想死,更不想那样死,这个病,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治好!

????这一晚,宫里也不平静。天武帝留宿存善宫,这是二十多年以来,继他又重新宠幸妃嫔之后,又是第一次留宿妃嫔寝宫。

????元贵妃陪着他欢愉了一场,天武帝沉沉睡去。毕竟宫宴上老皇帝喝了不少酒,再耗费这一阵子体力,这一觉睡得很沉。

????元贵妃在他睡着之后起了身,悄悄地进了那间浴室。浴室里还是水雾弥漫,很快地便有一双大手缠了上来,很是直接地往她身下‘摸’了一把,然后充满‘淫’邪地说:“老皇帝还真是管用啊!”△≧△≧

????“照你可是差远了呢!”元贵妃娇媚地说了一句,就势就靠进那人的怀里,直到那人把她衣物除去拖进水池,她看着那人借着帮她清理身体为由占尽了便宜,这才问了句:“墨儿染了一种很奇特的病,下方奇痒,能看出是‘花’柳病,但却没有人能具体的说出个所以然来,更无人会治。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的病,你能治吗?”

????那人从她‘胸’口抬起头来,说了句:“我是蛊师,但却并不是大夫,你若说有人中了蛊,我到是可以解,可生了病我就无能为力了。”说完,又要扑到她身上去,却被元贵妃一把推了开。

????“一句无能为力就准备不管我了?那可是我的亲儿子!我还指望着他坐上皇位,给我后半生的荣华呢!你不是也说过,只要墨儿坐上了皇位,咱们两个就不用再像现在这般偷偷‘摸’‘摸’,虽说也不至于彻底的光明正大,但至少不用关在这间小小的浴室吗?怎的现在墨儿出了事,你却一点都不着急?我跟你说,老头子现在可就在外面呢,我不是进来与你欢愉,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我不能看着墨儿就这么病下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咱们这一切工夫,可就都白费了。”

????“我知道。”那人见元贵妃真的动了气,便也认真起来,他说:“我之前所言也是实情,蛊师虽说算是半个大夫,但医治的多半都是蛊症,对于普通病症并没有特效的方法。你所说的八皇子的事,若是真的染上了那种病,要么求助太医,要么就要去‘花’街柳巷去找专‘门’干这种事的人,他们八成会有办法。再者,你还得问问他是不是去了‘花’楼,这病是从何而染的。”

????“没有去过‘花’楼。”元贵妃对这件事到是可以确定的,“墨儿从不去那种地方,他说那种地方的‘女’人太脏。”

????“那就是被人动了手脚!”这人说得十分肯定。

????也就是这一句话,让元贵妃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