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5章 脑洞大开-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55章 脑洞大开

杨十六2018-5-23 20:54:47Ctrl+D 收藏本站

????今日晨早,凤羽珩也进了宫,为的却是昨儿在宫宴上特地请来的那份差事——给元贵妃诊脉、调理身子,以图让其能够顺利的怀上龙种。

????此时,她正带着忘川走在通往存善宫的路上。宫中还是宫禁着,可她昨儿有皇上亲口答应的正事要办,而且事关元贵妃,这才得以被宫‘门’口的人顺利放行。行走间,正遇上那从景慈宫往太医院返回去的孙齐,她主动叫住那人,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来?”

????孙齐恭敬地向她行礼,回话道:“回王妃,御臣刚从景慈宫给皇后娘娘诊了平安脉,正要回太医院去。”

????“给皇后娘娘诊脉。”她点点头,又问道:“皇后娘娘的身子如何?可是有大碍吗?”

????“没有。”孙齐态度依然恭敬,“只是请个平安脉罢了,皇后娘娘除去心火有些过旺之外,并没有其它隐疾。”

????“恩。”凤羽珩看着这人,突然又问了句:“过年了,没有去看看你师父松康?”

????这孙齐是松康那个医痴收的徒弟,凤羽珩之所以这样说,不过就是点一点他的身份,这人进了宫之后就把先头的事抛在脑后,不但没有为她这边做任何事情,反而还背地里给下绊子。这不是人品的事,凤羽珩觉得这应该是跟身份有关。可对于这孙齐的真实身份,她却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

????听她提起松康,孙齐又道:“本想近几日去的,但皇上吩咐下来要为各宫妃嫔娘娘们请脉,且务必都请到,太医院这就忙活了起来,微臣也没有机会出宫了。”

????“这样啊!”凤羽珩没再问什么,只是提醒他说:“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吧!总也得记得自己是怎么进的宫,进宫之前又是个什么身份。孙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有些事情你做了,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要真的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以任谁都不知道。你进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无心知晓,但既然走的是我们这条路进来,那你就要明白,一旦真翻了眼,我也随时随地能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她说完,再不多留,带着忘川就往存善宫的方向继续走去。留下孙齐一人站在雪地中,目送着二人的背影,半晌,‘露’出一个‘阴’嗖嗖的笑容来。师父的师父吗?狗屁,不过是借你们之势接触这大顺的权力中心而已,还真当自己是我的靠山不成?且看看今日宫中的局面吧,一旦闹了起来,区区一个御王妃,又算得了什么?

????存善宫内,天武帝起得很晚,凤羽珩都到了,他才刚刚由吴英‘侍’候着洗漱穿戴完毕。一见凤羽珩来了,老皇帝到是有几分欣喜,连忙主动招呼着:“老九媳‘妇’儿来了!朕今儿一早就想着,元贵妃这个身子就该尽早的调养,早一日调养好了,早一日再给朕添个可爱的小公主来。”

????凤羽珩上前行礼拜见,然后道:“父皇放心,阿珩必然竭尽所能。”

????天武帝喜欢‘女’孩子,因为他们老玄家‘女’孩儿少,就玄天歌一个,他自己更是一个都没有。所以他巴望着元贵妃能给他添上一‘女’,这样他的人生才算是圆满。而这,也正是天武帝答应凤羽珩主动请缨来给元贵妃调理身子的原因所在。他凑近了凤羽珩,神叨叨地跟她问道:“老九媳‘妇’儿,都说你是神医,那你有没有办法能让贵妃一举得‘女’?”

????凤羽珩笑着说,“父皇,按说该盼着生皇子才是好事。”

????“哎!”天武帝大手一挥,“不要皇子,朕有那么些个皇子,早就腻歪了。再说,这皇位朕传给谁朕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再多一个也没有必要。朕就要公主,就要‘女’儿,你给想想办法。”

????凤羽珩点点头,“父皇莫急,如果贵妃娘娘身子能够调理得当,阿珩自然会替父皇想想办法,让娘娘能够成功怀‘女’。”

????“好!朕就知道你定有办法。待将来公主降生,朕定好好赏你!”天武帝说完,哈哈大笑,还把身边的元贵妃搂了一下,这才迈开步子出了存善宫,一边走一边说:“朕要去乾坤殿一趟,爱妃晌午到那头去与朕一块儿用膳吧!”

????存善宫众人在元贵妃的带领下恭送天武帝离开,待老皇帝走远,这才起了身,凤羽珩还不等转过身子,就听元贵妃压低了声音在她身后说了句:“你给本宫记住,本宫要怀的是皇子,可不是什么公主。”△≧△≧

????她回头,看着元淑妃坚定的眼神,不解地问:“娘娘膝下已经有了一位皇子,难不成想再添一位来跟八皇子争皇位不成?”她说话没遮没掩的,一句话就捅进了元贵妃的心窝子里,“可别怪我没提醒娘娘,这皇位之争可不分是不是亲兄弟,一旦幼子长成,势必会对那个位子有些许想法。即便他没有想法,待八皇子坐上皇位以后,也总会防着这个年幼的弟弟,以这幼地的年岁,可是很有可能跟他以后的儿子争江山的。”

????元贵妃一哆嗦,在凤羽珩这话的带动下,她似乎看到了很多年以后的一幕兄弟相残,还是亲兄弟相残。而她,做为一国太后,手心手背都是‘肉’,却是不知该帮着哪一个。她的脑‘洞’也是有点大,甚至想到了自己有可能会向着年幼的儿子,以至于玄天墨一怒之下把他们母子二人全都给杀了。

????这样一想,元贵妃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可随即又想到浴室里那蛊师的话,也想到了她真正想要再生一个儿子的原因。而这一切,还不是因为玄天墨的那个病?她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旦玄天墨没得治,至少她可以让自己的幼子登基,而那样也就更好,她垂帘听政,相当于把朝政握在自己手里。年幼的皇帝也可以被她从小就培养成傀儡,事事都听她的。

????心里有了想法,元贵妃便不再考虑什么兄弟相争不相争的事,只转了身往大殿里走,一边走一边说:“不是要给本宫请脉么,那就进来吧!本宫到是要看看你这神医是有多大的本事,如果能把本宫的身子调理得好,又能成功让本宫怀上皇子,本宫到是不吝啬给你些赏赐。”

????凤羽珩在后头跟着,笑着说:“既如此,那阿珩就先谢过贵妃娘娘了。”

????元贵妃以为就这样跟凤羽珩达成了协议,她之前也对凤羽珩的医术有所耳闻,要说承认她的医术那还是承认的,毕竟人家的业绩摆在那里,如果不是真的神医,也不至于京中那么多人拍手称赞。如今玄天墨出了事,她一心想要做两手准备,昨天宫宴上还对凤羽珩来为自己调理身子这件事情十分抗拒的人,如今到也不再那样排斥。但却还是心中有个小心眼儿,她想着,以后这凤羽珩再进宫,她得挑个旁的地方接见,不能在这间正殿里。毕竟正殿里间是寝宫,而寝宫的浴室中有她藏着的一个人。虽说那浴室十分保险,凤羽珩也不至于就能‘摸’到那里头去,但终究是做贼心虚,她心里总是有隐隐的担忧。

????元贵妃这样想着,目光却是随着心思不自觉地往寝宫方向瞄了一眼。就只是这一眼,却让凤羽珩捕捉到了她眼中那一丝小小的谨慎与担忧……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