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5章 你俩不合适啊!-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65章 你俩不合适啊!

杨十六2018-5-23 20:55:1Ctrl+D 收藏本站

????。王妃何以说不太合适”

????凤羽珩摊摊手,“大顺的九皇子也是皇子,也是王爷,可在他大婚之前,府中一名妾室都没有。”

????梵天离苦笑,“王妃若是这般比较,那在这一点上,孤的确是输给了御王殿下。只是不知道御王殿下将来继承大统,后宫是不是还能够维持住只有王妃一人呢”

????“你们在说什么”玄天歌听得糊涂,这怎么还扯上有几个媳妇儿了古蜀国君有多少女人,干凤羽珩什么事

????“在谈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梵天离对玄天歌说,“御王妃似乎对孤的后宫还有三位佳丽有所不满,不过这也无妨,只要事成,那三位佳丽自由身处后位之人处置。是留是杀,还是打入冷宫,还不是皇后一句话的事。御王妃,您说呢”

????凤羽珩想想,到也是这么回事,便点了点头,“也是,如果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她那后位也坐不稳。不过说到底这还是将来之事,眼下我到是想听听,古蜀国君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梵天离没有卖关子,看着凤羽珩很认真地说了两个字出来“斗蛊。”

????“斗蛊”二人同时开口表示疑惑,凤羽珩再问:“此话如何说起”

????梵天离道:“不瞒二位,古蜀做为大顺的附属番国,自然要更多的了解大顺的情况,不可能对主国一无所知,那样也太被动了些。更何况孤乃新君上位,夺谪之争元气大伤,更是急切于得到大顺的庇佑。只是大顺与古蜀之间路途遥远,我们即便是得到些消息,再传回古蜀时,很有可能那消息就已经失效了。”他说得颇有些无可奈何,但却也十分凛然。虽说是打探对方国情之所为,但这在国与国之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就是公开的行为,无外乎就是看谁能够把对方的探子揪出来而已。“大顺皇帝性情大变,听闻只听信于那元淑妃与八皇子。而元淑妃的母族柳家又与古蜀国内一个百年蛊术世家有着很密切的往来,就凭这一点,大顺皇帝性情大变的秘密,就不难猜测。”

????他的话,让凤羽珩与玄天歌二人一阵沉默。玄天歌此时对于这人的古蜀国君身份基本已经不怀疑了,到不是相信那人,她只是相信凤羽珩而已。凤羽珩看人还没打过眼,既然她说是,那就一定是。虽然前面关于人家后宫有几个妃子的事她不是很理解,但眼下说到天武帝时,她是真的上了心。

????“你的意思是,那与柳家亲近的蛊族,你有能力制裁”玄天歌问向对方,“帮着皇伯伯恢复神智,帮着我九哥九嫂把那老八给拖下来,你身为古蜀国君,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到底是大顺的公主,玄天歌纵是平时再大大咧咧的性子,此时也分析出事情的不对劲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一旦对方给你抛来了一枚极大的好处与诱惑,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对方要通过此行为换取到什么。

????她看了看那梵天离,突然就想到一个事“大顺攻打古蜀时拿下了几座城,你如今来谈条件,目的该不会是为了把那几座城池再给要回去吧那可是大顺将士用血肉之躯打下来的城池,更何况是你古蜀人与老八结盟在先,若是以此事换城,你怕是打错了算盘。大顺不管谁上位,那人都是皇伯伯的儿子,而你古蜀想要夺回城池,有本事就派兵出击,却不该用这种手段。特别是你一国之君亲自来谈,真是天大的笑话。”

????玄天歌说话时,面色严肃,已然是公对公的交谈,不再是之前嘻哈调侃的气氛。

????梵天离看着她这样子,竟突然就想像到当有一天眼前这名女子坐上他古蜀的皇后之位时,也会用这样的冷脸去处理正事,那该是十分震慑人心之危,远不是区区古蜀小国境内的女子所能够比得起的。大顺公主的气势就在那里,不容人忽视。

????他突然满意地笑了起来,还点了点头,意味深长。

????玄天歌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凤羽珩到是能猜到几分,心中感叹,怕是这门亲事十有**是要成,就冲着玄天歌对这人并没有表现出真正的反感,应该就有戏的。只是,如果单纯的儿女之情,她到是很乐意看到玄天歌拐了古蜀国君的心,但现在这其中掺杂了其它的因素在,就变得不再那样纯粹,一想想,还是有些隔应。

????“公主殿下误会了,我古蜀不要城池。”梵天离说:“城池之争乃实力之战,大顺有本事深入大漠拿下古蜀城池,那是大顺威武。就像公主殿下所说,孤若想拿回城池,必会发兵出征,光明正大的在战场上与大顺决之高下,而不会采用这样的办法。不过孤之前也说过,新君上位,不喜发动战争,我要的是古蜀平稳发展,而不是开疆拓土。而之所以提出与九皇子夫妇做这个合作,所图之事是”222阁2,

????“这件事情我自会与九殿下说说,古蜀国君今日若无旁的事,就先请回吧”凤羽珩突然在这时候下了逐客令,她说:“我还是那句话,政事你们男人之间谈,更何况我们还是想要先考量下国君的本事才好再往下谈。国君先回,明晚亥时再过来,九殿下自会给你一个答复。”

????梵天离对于凤羽珩的安排表示同意,毕竟事大,总不成他跟一个女子谈上几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哪怕这女子是御王妃,那也还是有些太草率。

????他起身,冲着凤羽珩淡行一礼,凤羽珩亦起身回礼,就听梵天离道:“那孤就先回去,咱们明晚再见。”说完,又看向玄天歌,问道:“咱们一起走吗”

????玄天歌白了他一眼,“不了,本公主要在御王府多留些时辰。对了,你记着到文宣王府把那些东西取走,我是不会要的。”

????“送出去的东西岂有再拿回之理”梵天离苦笑,“公主殿下若是不喜欢,扔了就是,回头孤再找些新奇些的玩意给你送来。”

????“我什么都不会要的”玄天歌怒视对方,“听不明白话吗我就是不要你的东西,不管东西是好是坏。你要是真要感激,就还我二十两银子即可,最多就是再加些帮你找大夫的腿脚钱,别的就不要了。懂了吧行了你回吧”她摆摆手,公主的架式又拉了起来,“快走吧快走吧本公主看着心烦。”

????梵天离再行一礼,没说什么,默默退出正厅,在下人的引领下出了御王府。而这时,玄天歌却对凤羽珩说了一句话,她道“阿珩,你不用瞒我,我猜到那人所谋求的合作是什么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