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7章 还没用呢,就成废子-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087章 还没用呢,就成废子

杨十六2018-5-23 20:55:31Ctrl+D 收藏本站

????。”

????“是啊!听说她的姨娘跟着她一起搬到了济安郡去,凤瑾元死了之后那姨娘就复了自由身,在济安郡那头当贵夫人呢!不过咱们也羡慕不来,谁让人家有个好姐姐呢?有御王妃的庇佑,她想活得不好,也不是容易的事。”

????“可同样是妹妹,那凤家的四小姐可就差上许多,听说跟御王妃毫无往来,关系也不好。”

????“那又如何?人家有五皇子护着,日子也没差到哪里去。不过我到还是羡慕三小姐,特别是她能在济安郡那边安家,据说济安郡是个很特别的地方,那里的规矩跟大顺其它的省府完全不同,很公平,也很自由,就像一个新天地,人人都向往着。”

????两个人说起济安郡来,吕萍能看得到那种洋溢在眉心的羡慕,直到二人渐渐走远,她再回味刚刚听到的有关济安郡的事情,竟也心生向往。可她再向往又有何用呢?身为吕家的女儿,吕家能够允许她到另外的地方去生活?她的人生没有自由,就像现在这样跑出来也不过是透透气而已,早晚还得回去。她跑不出吕家的手掌心,一辈子都跑不出去。

????水晶别院里,粉黛又一次打了小宝。小孩子哇哇地哭,可是却并不跑,依然紧拽着粉黛的衣角,眼巴巴地瞅着她。粉黛最后一巴掌就再没忍心落下,看着这个孩子不解地问:“我这样子打你,为何不跑?为何见了我不躲开?”一边说一边挽起那孩子的衣袖,胳膊上又泛了青印子,是被她掐的。

????“你是我姐姐。”小宝说话不是很利索,每次都只能说很简短的话,但意思能表达明白。他紧紧拽着粉黛的衣角,又说了句:“不要把小宝扔掉。”

????粉黛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鼻子酸得控制不住。她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惹得小宝也跟着哭。

????冬樱在边上站着,没拦,就想着让凤粉黛能找回些良心,跟小宝能多建立些感情,千万不要再因为小宝长得越来越像凤瑾元而不快。看着这姐弟二人抱头痛哭,她心里是高兴的,她知道五皇子是因为小宝还在这里,才觉得凤粉黛良心未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凤粉黛与五皇子之间,竟要靠着这个孩子来维系感情了?

????终于,两个人哭累了,小宝睡着了,冬樱把孩子交给下人带回房里去,这才上前帮着粉黛擦眼泪,一边擦一边与她闲聊:“小姐听说了吧?舞阳公主要出嫁了,就在这个月底。”

????凤粉黛点点头,这事儿她听说了,嫁的还是古蜀的国君,虽然地方远了些,但听起来还不错。“大顺现在占了古蜀不少城池,姚家有人在那边,想来也会有所照应。以她那个脾气……”她想起经常跟凤羽珩在一起的玄天歌,苦笑了下,“应该也不会吃亏才是。冬樱,你说这日子过得也真是快啊!当年还都是小姑娘呢!这一转眼的,一个个的都要出嫁了。”

????冬樱笑着说:“小姐别急,待到明年,也该轮到你了。小姐也该想想自己的事,是时候为自己准备嫁衣了。”

????“嫁衣?”再想想,哦,明年她就要及笄,怎么把这一茬儿都给忘了呢?小时候她有多盼望自己出嫁啊!能够离开那座凤府,嫁个好人家,有权有势的,能够撑得起她的野心,能够让她再次回到凤府时,收获羡慕与尊重的目光,能够让凤府那些人拜倒在她的面前,歌颂称赞。可是现在却没那份心思了,哪怕她即将要成为皇子正妃,却再没了可以显摆的地方,凤家没了,谁还在意她?“嫁衣不急。”她说,“待到出嫁前,到成衣铺子里买一套就好,我不在乎。”

????她是真的不在乎,好像一切都失去了乐趣,随着天武帝放权,随着六皇子监国,她曾经的野心也渐渐地平息了下去。虽然心中仍有不甘,却也知力不从心。再加上看到了皇子夺权的这一出一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八皇子尚且需要母妃相助,而且已经助到了那个份儿上都还没能够成功,她又有什么本事比那娘俩还厉害呢?

????原来一切都是她想得太简单了,皇位比天还高,她纵是掂起脚,纵是踩着椅子,也还是够不着。

????皇宫里,近短时日还真是风平浪静。人们都去参观了八皇子与柳氏的惨状,也知晓了柳氏最终是个什么下场,现在也都老实了,一个个的待在自己的寝宫里,头都不敢往外露。

????景慈宫那边也清静了一段日子,皇后每天除了跟天武帝说说话外,就是坐在宫里干等着孙齐上门。她现在不怕对方来找了,到是很期待对方快点来找,她想把那条线给牵出来,禁锢了她那么多年,也是时候开诚布公了。

????可那孙齐却再没来过,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得皇后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放弃了,她有一种感觉,端木安国那头似乎寻到了更好的门路。而她这枚棋子,还没等用呢,就已经成了废子。

????她问芳仪:“本宫都坐上了皇后之位,他们还能有哪颗棋子比本宫走得更好?”△≧△≧△≧△≧

????芳仪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也跟着心惊起来,如果说端木安国安插在皇宫里的人有比皇后还要得力的,那得是什么样的人啊!

????二人对视,皆是阵阵心惊。皇后做了很多种可能,甚至把主意都打到了章远那里去,可还是摇了摇头。“他不会把儿子送出来,送出来的都是女儿。他的女儿太多了,哪怕本宫是其中之一,也不知道身边还有什么人跟本宫是亲姐妹。芳仪,你说本宫是不是太阴谋论了?这样一想,总觉得皇宫里头太不安全,即便除去了八皇子和柳氏,也到处都布满了危机。”

????“娘娘也别太多心了。”芳仪劝道:“许是那头自己出了乱子,一时顾不上咱们这边。该来的终究会来,咱们等着就是。”

????“不多心不行啊!”皇后长叹一声,“芳仪,你知道本宫在想什么吗?本宫在想,如果本宫成了一枚废子,那端木安国势必就是得了更有力的棋子。而在这坐皇后里,比本宫还有利的棋子,你猜,是谁?”

????芳仪一愣,更有利的?还会有谁?再往深里一想,不由得“呀”地一声,随即道:“娘娘的意思是说……丽贵人?如今六皇子监国,丽贵人是六皇子的生母,如果是她的话,到还真的是……不对不对!”芳仪摇头,“如果真是丽贵人,皇上不可能没有察觉。咱们这些年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却不知皇上早就心知肚明。那丽贵人若真的是,无论如何六皇子也坐不到监国的位置上去。”

????“是啊!”皇后感叹,什么事都瞒不过皇上,他看似糊涂,其实心里头,比谁都清楚。

????终于,日子过到了六月底,迎来了舞阳公主玄天歌出嫁之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