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4章 撕了你这张脸-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104章 撕了你这张脸

杨十六2018-5-23 20:55:52Ctrl+D 收藏本站

????。”

????她冷眼看着对方,尽管看到玄天琰目光中那一抹难掩的失望时,心里也是有些失落的。可她的性格却不允许她退让,她甚至告诉玄天琰:“现在凤家没有了,我就孤家寡人一个,你要是后悔了,随时随地可以退婚,跟我说一声就行。只要你说不要我,我转身就走,再不与你有任何牵扯。玄天琰,这么些年我也够了,既然身为皇子的你不能够给我想要的位高权重,那也就别让我以一个未来皇子正妃的身份还存着这份希望。”

????她几乎把话说绝,说完之后理都不再理玄天琰,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帐子,连去风天玉那里听墙角的心情都没有了。

????冬樱赶紧在后头跟着,就留下玄天琰揽着小宝站在原地,一个失望至极,一个害怕至极。

????可要说害怕恐惧,此时此刻,有一个人可是比小宝心中的恐惧更甚。那人不是别个,正是被人从皇宫里光明正大地带走的八皇子,玄天墨。

????玄天墨知道提走自己的人是谁,他虽然有的时候意志不是很清楚,但也不至于迷糊到连人都认不出来。玄天冥和凤羽珩提他出去,他本以为真的是带到围场这边等着杀头的,可却没想到,出了皇宫之后,七拐八拐地,竟拐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外头看起来像是一家客栈,可是进去之后却是一直向下走,走了很远的窄路才停下来,然后他就被绑在了另一个架子上,还是那样没有尊严地裸身而绑,而他面对着的,除了凤羽珩和玄天冥之外,竟是一群陌生的人。

????整整一夜,外加一个半天,那“凤羽珩”一直在研究着他的那张脸,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地还动手去摸摸。而他身下奇痒又犯时,对方还会拿出一种药粉洒上去。他原本以为是解痒的药粉,后来才知道,不过是麻沸散之类的东西,能让他下半身发麻,从而缓解痒症。

????不过他现在对痒不痒什么的也没有最开始那样痛苦了,毕竟时日久了,成了习惯了。再加上下体已经烂成那样,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死亡每天都在身边徘徊,早就对很多事情都淡泊了去。

????可是眼下,他却是真的感到恐惧了。因为那个“凤羽珩”在研究着他的脸时,还在跟身边的人不时讨论,他清楚地听到对方说:“高度还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你们要知道,做一张人皮面具可没那么容易,最少也要两个月。”这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摸向自己的脸,很是骄傲地道:“我当初这张面具整整做了三个月,才足够以假乱真。”说完,还指向身边的“玄天冥”:“就是他这张,也是历时两个多月才完成,不然都那么容易的话,大顺早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她这话出口,玄天墨才算明白过来,原来他被骗了,不只是他,宫里所有人都被骗了。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玄天冥和凤羽珩,而是两个带着人皮面具的人。可是他们到底是谁?把他从死牢里提出来,又所为何事?看起来是在研究自己的脸,也要做出他的人皮面具吗?

????未知总是恐惧的,但玄天墨的脑子却多转了一圈,他突然开口冲着对方道:“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但我却可以给你们出一个好主意。”

????“哦?”那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已经快要烂没了的八皇子,你还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玄天墨咬咬牙,“烂没了”这三个字听着十分刺耳,可他到底还没死,人只要没死,就总是希望自己能活得更久的。于是他道:“你们想要做我的人皮面具?何必费那个工夫,想要做什么,我直接帮你们去做就好了。只要你们能治好我的伤,我愿意做你们的傀儡。”

????“哦?”那女子似乎对他的提议很感兴趣,追着问了句:“傀儡?你可知傀儡的概念是什么?”

????“知道。”玄天墨急切地道:“没有自我,一切听从你们的指挥,就像一具玩偶,你们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包括杀害你的亲人,背叛你的国家?”

????“哈哈哈哈!”玄天墨大笑,“亲人?我早就杀害过了,只不过没有最终成功,这才落得如今下场。而国家?你们若想要大顺,拿去就是,我只想要活着。”是的,他只想要活着。事到如今,已经再没有什么凌云壮志了,有的,就只是最根本的念头:活着。

????然而,那女子却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道:“大顺的八皇子,别说你的伤我们根本就治不好,就算是能治好,你以为我们能放心与你这样的人合作?只怕养虎为患,到时候被自己养的动物反过来再咬一口。”

????什么养虎为患,玄天墨根本没去听后面的话,他只是纠结前头那半句:“怎么?你们治不好我的伤?”

????女子依然摇头,“治不好,济安郡主亲手弄出来的奇症,天下无人能治。”△≧△≧△≧△≧

????“凤羽珩!!”玄天墨猛地一声怒吼,心中对凤羽珩的恨意再次上涨开来,简直就要冲开天灵壳一飞冲天。如果凤羽珩站在他面前,他真的想把那女人连块儿骨头不吐的给嚼碎吃掉!他恨!恨得发疯!

????“跟他还废什么话!一个将死之人而已。”那“玄天冥”开口说话了,说完,竟是抬起自己的手往脸上一撕,一张人皮面具很快被撕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玄天墨盯看着那张脸,终于想到一个关键,他问对方:“你们是宗隋的人?我记得宗隋有一位六公主就擅使一手易容术。”他一边说一边看向面前这女子,又问:“你可就是那六公主?”

????女子先是一愣,随后“咯咯咯”地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把自己脸上的面具也撕了开,然后回了玄天墨说:“承蒙八皇子还记得我。”真容一现,不是当初那化名为俞千音的李月又是谁?

????玄天墨亦大笑起来,他说:“很好!宗隋终于也坐不住了,终于也要打大顺的主意了!真好!现在就还差一个姑墨,若是姑墨也向大顺发难,东西两边夹击之下,大顺就算不死,也要扒一层皮。”他笑着笑着,目光阴森下来,盯着那俞千音道:“将来有一日若上战场,一定告诉宗隋的将士,把那凤羽珩给我剁成肉酱,或者扔到红帐里给千人骑跨。只要那个女人死了,大顺唾手可得!”

????“是么?”俞千音根本不信他这话,“虽然济安郡主的确很厉害,却也不至于一个人就撑起一个国家。别忘了,还有她的夫君,那个被称为战神的九皇子呢!”她说完,下意识地摆了摆手,有些烦躁之绪泛了上来,“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将死之人,还是要先帮着我们解决一下眼前的难题才好。”

????她说完,又往玄天墨的脸上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回头对自己带来的人说:“做面具是来不及了,不过到是有一个比面具更好也更像的法子,咱们不如试试。”她说着,唇角一挑,再次盯回玄天墨脸上,阴狠地道:“就是干脆把他的脸皮整张给揭下来,咱们直接就能用!”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