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1章 大凶、死卦-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121章 大凶、死卦

杨十六2018-5-23 20:56:16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告诉我说是凤粉黛出卖了我,为的是救出她的弟弟小宝。我不恨粉黛,毕竟她也是别无选择,可是我就在想,难道小时候我跟她一起长大的岁月,都是假的吗?她对小宝有感情,对我就可以不顾生死的出卖,这到底是她心太狠,还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太失败?”

????她说出这些话来,并不是想让玄天华回答,甚至等都没等,又继续道:“或许这就是利益之下的亲情吧!渺小得可怜。不过我知道,无论如何,我的二姐姐都是向着我的,绝对不会把我弃之不顾,所以,我还是幸福的。”她提到凤羽珩,便笑了起来,惨白的小脸儿上终于现了些红润,玄天华便也放下心来。

????他对想容说:“有些人活着,却是生不如死,我亲手送了老八上路,若来生还能再做兄弟,希望咱们都能好好的。想容……”他顿了顿,忽然问了一个很玄妙的问题:“你信不信前世今生?”

????想容微怔,随即摇头,也不知是说不信,还是说不知道。

????玄天华却是说:“我信。”可他并不说为什么信,只是每每说到这个话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凤羽珩,也想到了在解决那俞千音时她说看到了步聪,然后面容惊骇。他知道她定是还看到了其它的什么,可究竟她看到的,是人,还是物?

????离开想容的房间,玄天华直奔书房,然后推开书房一面书架子,里头竟是暗藏着的一扇大门。他转动门边的一个机关按扭,那门无声地打开,里头竟是一条幽暗小路,通往的是淳王府专为他一人设计的密室里。

????玄天华很少来这密室,只有在重大事情需要下决定时,才会把自己关在这里,直到思考出答案来。

????而今日他来,为的却不是思考,而是卜卦。

????很少有人知道玄天华会一手很玄妙的占卜术,甚至他在占卜之术上的造诣比钦天监观的天象还要准确。包括四年前玄天冥在西北一难,包括那一夜凤星临世,其实他的卦象之中早有显示,只不过那是钦天监的职责,他无意先其一步去说出来罢了。

????他今日再来这里,开卦占卜,为的是玄天冥前些日子在早朝上自请缨在八月十六那天出兵宗隋一事。这件事情在他心里一直都别扭着,打从玄天冥第一次表示出要亲自带兵出征宗隋时,他就隐隐有了不太好的感觉。那种感觉也说不上是什么,不是很明显,可还是有了危难之忧。

????卦术摊开,几面小旗插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外人看不懂的风水阵。头顶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悬挂着,借着烛火之光打在下方卦术上,隐约照出了几处亮点来。

????玄天华用的卦子是由水晶打制而成,呈铜钱模样,白紫黄三色,被他一把洒到卦布之上,而后仔细端详起来。

????期间,卦子偶有微动,却是不知因何而动。密室里没有风,玄天华亦没有运用内功,可那卦布上的水晶子就是无规则地动了几番,直到最后落定,找准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这才安静下来,再没有半点动静。

????玄天华看向卦布的表情却凝重起来,一只手握着烛台,竟微微地抖动起来。额间一大滴汗“啪”地一声落下,就落到了其中一枚水晶子上,很快便滑至卦布,晕染了开。

????他长叹一声,无奈摇头。

????这一卦,卜的是玄天冥出战宗隋,大凶。

????他放下烛台,重新收回卦布上的水晶卦子握于手中。终于,当水晶子再次洒向卦布时,他的脸色又变了变,却似比刚刚更加凝重了几分。

????这一卦,卜的是他自己,死卦。

????他苦笑,呢喃开口:“死又如何呢?我孤身一人,可是你还有她呀!”说着,凤想容那张面容又在他脑中浮现出来,就好像是在刻意地提醒着他,你并不是孤身一人,你也有一个许了承诺,正等着你去兑现的姑娘。

????可是玄天华却又笑了开,只道:“那到底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一念成了魔,却不知这世上最该珍惜的人是谁。罢了,我终归是没那个与谁共携手赴白头的命,母妃养我一场,纵是死局,我也不能让她唯一的亲生儿子出事。阿珩,我生不能伴你,却愿用一死,我与他一生相守。”

????说罢,飘然起身,没有一丝逗留地出了密室。大门和书架重新合起后,他走到桌案前抬笔疾书,写完之后用火漆封了口,然后叫了一名暗卫出来,吩咐道:“速去济安郡,务必将此密信亲自交到四皇子手中,不得有误。”》≠》≠》≠》≠,

????暗卫将信接过,应了声,然后一闪消失。

????玄天华松了一口气,这是他能为想容所做的最后的安排。

????这日晚膳,他没有出府,推了所有事情,只为陪云妃吃一顿饭。云妃对于想容的事还是有些内疚,还不断地跟玄天华说:“阿珩都检查过,三丫头没有受到任何侵犯,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华儿,咱们可不能因为什么声誉不声誉的就不要人家丫头,那丫头挺好的。”

????玄天华放下碗筷对云妃说:“母妃放心,儿子从来没有那样想过,那丫头会幸福的。”只是这幸福,却并不是我所能给。“对了”他又道:“正月十六冥儿就要带兵前往东界准备攻打宗隋,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想要求他代劳。当然,也要母妃出面帮衬着才能圆满。”

????云妃很好奇是什么事,因为玄天华从来都没有事相求过,从小到大,虽然她自认为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可玄天华却明显的比玄天冥懂事许多,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给什么就拿什么,更不会跟玄天冥去争抢。她总觉得在这些小事上有所亏欠,今日玄天华开了口,她想着,不管这儿子相求的是什么事,她都必须给办得妥妥的!

????于是云妃很高兴地开口问他:“你快说,是什么事?”随即又补了句:“什么事都行,只要你肯说,我什么都能办,冥儿也什么都能办!”

????玄天华扬起淡淡的笑容来,对云妃道:“就是之前说起的,要在月夕节之前往济安郡那边去提亲一事。我算计着日子也快到了,路上再耽搁些时日,最晚三天后出发才能赶得及。亲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我本人却并不方便露面。之前母妃说您会亲自过去,可是我又不放心,便想着看看冥儿能不能替我走一趟,这边将士我会替他点好并送一段路往东界,他只要把母妃安全送到济安郡,然后再往东边追去就好。母妃以为,如何呢?”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