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1章 真正的凤羽珩-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131章 真正的凤羽珩

杨十六2018-5-23 20:56:30Ctrl+D 收藏本站

????夫人问起凤羽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丫鬟早都已经习惯,只平静地答:“还不知道呢,将军只说她肯定会回来,但具体何时才回却是不知。夫人,您……总是打听她做什么?”

????小妇人看了丫鬟一眼,随即冷哼一声:“没什么,你不要多想,只不过因为那个人是我们最主要的敌人之一,所以我才更上些心罢了。要知道,她如果自己回京,就意味着那九皇子往东界去攻打宗隋了,宗隋是我们的家,我的父亲还要上战场,我怎么能不关心一下。”

????丫鬟点点头,“夫人放心,老将军神勇,一定能旗开得胜。”

????“恩。”小妇人应了下,随即挥挥手,“你下去吧!我今日不出门,累了,想歇一下。”

????丫鬟一听说她不出门,也是松了口气,赶紧侍候着人躺下,这才离开了房间。只是屋里的小妇人却在丫鬟离开之后将眯起来的眼睛又睁了开,面上现了厌烦之色。

????什么旗开得胜不得胜的,宗隋能不能打赢这场仗她才不关心,甚至就连那位老将军也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只是心里有些矛盾,如果可以选择,她希望这场战役大顺能赢,可她现在的身份是宗隋老将军的嫡女,如果大顺赢了,那就意味着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另一个家就要毁去,她……又该没有家了。

????小妇人头痛,从床榻上坐了起来,抱臂屈膝,面上尽是苦涩。

????她到底是谁呢?到底算是什么人呢?内里住着一个灵魂,又支撑着这样一个陌生的身体,这到底算是什么?鬼吗?

????她还记得很多年前的事,她跟母亲和弟弟一起被凤家远送到西北的山村里,日子过得简直连好人家养的猪都不如。弟弟年幼,母亲从前又是十指不添阳春水的人,她无奈学会了烧火煮饭,也学会了缝补衣物,更是靠着年幼时跟着外公学习的一点医术去辨别山里能吃之物,有一次尝一种蘑菇,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毒死。

????本以为日子会一直那样凄苦地过下去,甚至她都已经快要习惯了,从前在凤府的锦衣玉食已经逐渐地淡忘,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本就是西平村里一户穷苦人家的孩子。日子好不起来,可也再坏不到哪去,顶多不过下雨漏雨,下雪漏雪罢了。

????可却没想到那一次上山竟遭贼人陷害,她从前那张娇好的容貌终还是被人盯了上,以至于竟稀里糊涂地死在大山里。

????那场死亡……她一想起那件事就觉得很恐惧,虽然时隔多年,可依然能够让她再想起时全身发抖。

????“这世上竟真的有借尸还魂这种事。”她呢喃开口,当初的一幕幕又出现在眼前。她记得那个侵占了自己身体的人曾说过要替她报仇,她还跟人家说了谢谢。可是一转眼,她自己竟也借助另一个身体“死而复生”,只是身份一变,却是复生成了宗隋国淳于老将军家的嫡女,淳于灵。

????没错,淳于灵,她就是真正的凤羽珩,是那具身体的原主,是凤家真正的二女儿。

????可是这一切过去的身份月有何意义?她终归只能做淳于灵了,再也不是那个熟悉的凤羽珩。

????淳于灵在卧房里想着心底的秘密,而此时,她的丫鬟天平正站在步聪面前,很是认真地把其最近的动向全部说给步聪听。那天平很是会添油加醋,不但描述了淳于灵这些日子的行踪,甚至还有自己的一番想法。她对步聪说:“按说奴婢不该怀疑夫人的,毕竟她是老将军家的嫡女,老将军是最忠于朝廷的,家中嫡女肯定也是忠孝之人。可是最近夫人的行为实在是太让人琢磨不透了,她天天去姚府那边逛也就罢了,还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甚至有几次奴婢觉得她就是刻意地在等着姚府门里有人出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说上几句话,夫人的心情看起来就会很好。将军,您说这是不是很奇怪?”

????步聪很仔细地听着,关于自家夫人的一举一动他都很有兴趣了解。这种状态在从前于外人看来是他们夫妻恩爱,特别是那淳于老将军,见到步聪这样子在乎他的爱女,那可是十分的满意。可是只有这曾被步聪收过房的丫鬟天平知道,这位小将军对夫人的细心可不仅只是关怀,还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在里面。

????“将军。”天平说着话,身子不由得往步聪那处又凑近了些,声音也柔了几分,“将军,您说,奴婢分析得在不在理啊?”

????步聪看着这丫头,不由得冷笑了一下,伸出手状似要往她身前摸去,却是在接触到衣角时立马的就加了力道,竟一把将人推开,冷声说:“本将军早在淳于老将军面前有过承诺,这一生不纳妾,也不再与旁的女子有染。如今还留你在夫人身边侍候着,是念你也曾照顾过本将军一场,你且自重些,别再做无用之事。”

????天平被他推得险些跌倒,心里却也生出寒意,赶紧跪下来求道:“奴婢知错了,将军息怒,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步聪摆了摆手,“行了,退下吧!好好照顾夫人。”

????天平的离开却并没有让步聪从刚刚的事情中回抽出思绪来,他想起与淳于灵的相遇,那次事情至今想起来都透着几分诡异。

????那一年,他得俞千音相助,从大顺的京都逃了出来,直奔东界宗隋藏身。得俞千音引荐,他入了淳于将军府,成为一名小小的护卫。当时,淳于将军府里并不太平,原因是老将军淳于暗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嫡女淳于灵在出城骑马时意外坠马,命悬一线,甚至一度都没了气息。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又缓过了一口气来,人到是醒了,可是精神失常发了疯,不认自己是淳于将军府的嫡小姐,甚至不认自己是宗隋人,口口声声要回大顺去,说那里才是她的家。还说什么自己的娘亲还在一个叫做西平村的地方受苦,求府里的人去搭救。

????淳于家当时没有办法,请了很多大夫来给嫡小姐看病,每位大夫却都是摇头离去。有人说,嫡小姐这是被魇住了,根本不是病,得驱邪。可是淳于老将军是武将,不信邪,他觉得可能是心病,八成是女儿坠马昏迷的时候做了什么怪梦,以至于人看起来是醒了,但实际上却还是在梦里。

????于是他秘密派人潜入大顺,在西北一带搜寻了很久,都没听说有流落在那里的孤儿寡母。

????淳于家的人并不知道,那时候,姚氏三人早就被凤家的人接了回去,而凤家为了堵人口舌,也秘密派人封了西平村村民的口。

????据说嫡小姐淳于灵自那一年起就一直魔魔怔怔的,三五不时就说些奇怪的话,跟谁也不亲,甚至对从前最疼爱她的父亲也再亲近不起来。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不过是借住在淳于将军府上,对这府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淳于老将军因为女儿的这个病十分着急上火,迅速地衰老下去,甚至还放弃了一小部份兵权,就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里陪陪女儿。

????这些事情是步聪入府之后听下人们说起来的,最初他并没有放心里去,只认为是一个坠马受了惊吓的小姐,精神有些失常。可是当他又听说那小姐口口声声说母亲和弟弟还在西平村时,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拨动了他心底的一根弦一样,让他的心绪再难平静下来。

????后来,他每日里都有意无意地刻意打听那位嫡小姐的情况,可是听说最多的也就是小姐闭门不出,对谁都不亲近。直到有一日,嫡小姐再次发疯,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当时正是他当值,那嫡小姐一头撞到他身上,撞上时对方口中还大喊着:“你们放开我!放我离开,我要回家,我要找母亲和弟弟!”

????正喊着,一抬头,与步聪四目相对,原本发狂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过了好半晌,竟指着步聪说了句:“你……我好像认得。”

????从那日起,发狂到任何人都不愿理的嫡小姐偏偏就缠上了步聪,只要有步聪在,她就会安静下来,会跟步聪聊天说话,也有很多问题问步聪。

????步聪直到今日仍然记得淳于灵向他问出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大顺的左丞相凤瑾元,可有把他的发妻和一子一女从大西北接回京去?

????步聪当时不明所以,完全想不到一个宗隋将军府深闺中的小姐为何会问起大顺的事。不过这里毕竟是将军府,他想,也有可能是淳于老将军平日里说起大顺的国情,被这个女儿听到了。于是他投奇所好,真的就把大顺的事情讲给淳于灵听,从凤瑾元将姚氏母女三人接回来,讲到有一次差一点儿凤羽珩就被烧死,再讲到凤羽珩是位神医,济世救人,被封为县主、再被封为郡主。

????关于凤家的故事,步聪从最开始自己知道的那些,讲到后来听说的那些,这一讲就讲了几年。

????在这期间,淳于老将军见女儿难得平静下来,又如此粘着步聪,于是做了主,将女儿许给步聪为妻,并且向宗隋国君引荐,给步聪谋来了将军的职位。

????步聪从此在宗隋扎下根,也成了淳于家的上门女婿,淳于老将军让他发誓一辈子绝不纳妾,也不再碰其它女人,只一心一意对淳于灵好。步聪全部答应!

????其实于步聪来说,纳不纳妾事小,他所在意的,是那让他感觉到越来越奇怪的淳于灵……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