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7章 千不好万不好,轮不到别人说-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197章 千不好万不好,轮不到别人说

杨十六2018-5-23 20:57:50Ctrl+D 收藏本站

????。齐芳呜呜地哭着,不停地在问玄天琰:“为什么?五殿下为什么打我?难道我说得不对么?那凤粉黛就是个不要脸的小妖精,就是个贱人,她就是不珍惜五殿下,我为您报不平,您为何还要打我?”

????这话出口,她父亲齐怀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完了。果然,玄天琰的巴掌又再次落了下来,左右开弓,直把个齐芳给打成了一只猪头。

????所有人都震惊了,有人乍舌,这五皇子打起女人来还真是不留情面啊!如此狭隘心胸,真是有辱皇家门面。

????可也有人持不同看法:“依我看,该打!你听听那位小姐说的是什么话?那凤家的女儿再不济,那是跟五殿下有过正经婚约的人,是名正言顺的未来黎王正妃。不管她脾气是好是坏,那门亲事可是五殿下自己跟皇上、跟凤家求来的,正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两口子吵架,哪轮得着她说三道四的。”

????这话得到了人们的赞同:“就是!要说到皇家门面,哎呀无所谓了,五皇子又承不了大统坐不了皇位,不过就是个闲散王爷罢了,有什么门面不门面的。他是宽厚还是狭隘都于社稷无关,而只要于社稷无关,那就不伤大雅。”

????齐芳把人们的话听在耳朵里,不甘心地看向玄天琰,问他:“五殿下真是如此想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纵是那凤粉黛也将巴掌糊到您的脸上,您也乐意?”

????“闭嘴!”玄天琰终于开了口,一双眼冰寒得能冻死个人。他告诉齐芳,也告诉所有竖起耳朵听着的人“凤粉黛千不好万不好,轮不到别人说。”

????于是,人们明白五皇子的心思了。不管黎王府娶进去多少女人,在他的心里,那凤家的四小姐都是份量最重的一个。就像他说的,千不好万不好,他心里清楚,两个人关起门来吵翻了天也无所谓。但是,别人不能说,别人多一句嘴,那下场就是齐家小姐这样,五皇子会不惜翻脸,不惜被人说成心胸狭隘,也要打得她爹娘都不认识。

????可这齐芳就是不甘心,哪怕嘴都肿得快睁不开了,她还是挣扎着又说了句:“还有人在你纳侧妃那日墙在凤粉黛的家门口骂呢!怎么不见五殿下去收拾那些人?您不也是默许了吗?要不是因为有了您的默许,那些人哪里有胆量骂上两天两夜!”

????玄天琰听着这话,心里到是划了个疑问。有人去骂凤粉黛?而这事儿他竟然不知道?两天两夜,真有这样的风声,怎么也能传进他耳朵里来了。再想想,那两日他被新入府的侧妃缠住,洞房到是没进,可也陪着那女人看了两天歌舞。如此……他目光一凛,直直地瞪向对面那个他亲自带进宫里来的女人。

????那女人心里一虚,吓得缩了脖子。

????玄天琰明白了,原来他的所做所为给凤粉黛带去了那么多伤害,他本是想气气那个丫头的,却忽略了身边人要行有心之事。若是府中人有心相瞒,若是有人想尽办法封了下人们的口,让他对外界的一切都无从知晓,这样的行为在旁人看来可不就是他无情无意,任由凤粉黛自生自灭吗?

????可是天知道,若是他晓得曾有人堵在凤粉黛家门口骂上两天两夜,他一定会……“你提醒本王了。”玄天琰看向齐芳,冷声道:“明日一早本王就会派人去查,那些去骂凤粉黛的,都要为他们的那张嘴而付出代价。”

????玄天琰说完这句不再吱声,又低了头默默地喝起酒来。齐家夫人壮着胆子走过来把自家女儿给接了回去,场上歌舞也继续跳了起来。就好像刚刚的事并没有发生,人们还是饮酒交谈,只是偶尔看一眼那个被打成猪头的齐家小姐,然后笑上一阵,到是十分下酒。

????章远刚给天武帝又倒满了一杯酒,一边劝着他少喝点一边问道:“五殿下这事儿,您老不管管?”

????天武帝一瞪眼:“管什么?他们争权夺位罔顾朝政我管,谈情说爱我有什么好管的?知道疼自个儿的女人是好事,依我看,老五就该让那凤家的小姐好好修理修理,不然他还当全天下的女子都由着他挑挑拣拣了?也该让他明白,不是所有女子都真的朝得上他皇子的身份的,也有凤……凤什么来着?”

????章远撇撇嘴:“凤粉黛。”

????“对,凤粉黛。也有像凤粉黛这样不待见他的、时不时骂他两句再踹上两脚的。依朕看,那凤家的四小姐还真是不错,有的男人就是该敲打,但这个敲打也得敲对地方,那凤家小姐若是怀着不好的心思去敲,可就不值得人心疼了。”

????其实玄天琰明白,若凭心说,人家齐芳讲得并没有错。凤粉黛就是个作死的性子,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作,作了一出又一出,到最后作出个一拍两散来,人家可一点儿都没冤枉他。

????可也就像他说的,凤粉黛千不好万不好,轮不到别人说。

????一年几年,因为有了五皇子未来正妃的身份,凤粉黛都有份参加宫里的宴会。再加上从前也因为凤府的关系进过宫,所以算起来,这还是她难得的一次错过宫宴。

????虽是大年,可凤粉黛的小院儿里却半点也不见过年的气氛。下人本来就少,年前还又被她打发走了两个。原因很简单,她没钱了。

????的确是没有多少钱了,从水晶院儿搬出来的时候拿了一些银两,是从前玄天琰给的,她没还回去。可一直以来坐吃山空,下人要开销,院子里也要开销,还要吃饭添衣,有多少银子也不够花的。

????这个大年过得很是有些凄惨,冬樱算计着剩下的银两买了些肉,又买了米面,本想着大年夜能包顿饺子,可凤粉黛说,那些肉如果分开吃,可以给小宝做好几炖红烧肉,这便留了起来。大年夜只吃了几张烙饼,年初一的晚上也不过是一碗面条。到是小宝,她吩咐冬樱单独给那孩子做了蒸肉吃,一点也没有委屈着。

????对于几天前外头那些人的谩骂,凤粉黛已经能做到置之不理了,她现在的心态到是前所未有的好,只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外界的声音是她曾经所犯下的罪孽,她不想与人争吵,吵也没有立场,便由着那些人去骂,还宽慰冬樱说:“骂累了就散了,咱们一旦搭理,那就有可能没完没了,凭白的丢人。”

????冬樱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凤粉黛,不习惯,却又觉得这样也很好。她心里想着,若是从前也一直这般,与五殿下之间就不会闹到如今局面吧?

????主仆二人话都不多,大年的日子小院儿甚是凄凉,小宝到不介意这样的清冷,偶尔嘻哈一笑,很是暖心。

????她们都以为这个大年会一直这样平淡过去,可就在大年初一这天的夜里,宫中宴会结束,小院儿里却来了一位客人……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