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6章 用我们的方式,把你留下-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16章 用我们的方式,把你留下

杨十六2018-5-23 20:58:13Ctrl+D 收藏本站

????。可她就是想不明白,当初算命的说她跟玄天华在一起,那就是孽缘,会给对方带去灾祸。那她明明已经拒绝亲事了,明明都已经不再奢望了呀!为何玄天华还是出事了?

????想容想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渐渐地,幻觉又开始产生,这次到没觉得大树是玄天华,但她觉得这郡主府是一个大牢笼,四周都是铁栏杆,她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羔羊,等着笼子外的人随时随地举刀屠杀。她想要逃脱,想要到笼子外面的世界,可她的身边却有很多很多的看守着,这可怎么办?

????这个问题想容很认真地思考了三天,终于,三天后,趁着安氏到百草堂去给她取药,她想办法支开了丫鬟和门房,终于从郡主府里跑了出来。

????出不知道是外面的空气真的跟府里不一样还是怎么着,从郡主府中出来,走着走着,渐渐地,模糊的意识开始重新明朗,幻觉不在,清醒恢复,想容愣愣地看着自己站在京城的大街上,长裙下头的双脚都没有穿鞋,就那样踩在地面,中秋凉爽的天气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街上所有的人都是白衣素服,是为玄天华服丧的。她今日也不知道为何,竟穿了条淡粉色的裙装,站在一片素服人中间,是那么的显眼。

????有人看到想容的这身装束十分生气,便停在她的面前指责道:“你是哪家的人?都没有心的吗?七殿下死了,全城的人都在为他服丧,可你居然穿了这样艳丽色彩的衣裳出门,你到底是何居心?”

????也有人说:“算了,咱们自愿服丧,但不能强求他人。七殿下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如果他知道咱们把为他服丧的事强加在别人身上,一定会不高兴的。”

????先前说话的人被同伴拉着走了,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向想容聚集过来。这一身粉裙惹了众怒,人们纷纷对她加以指责,直到想容掩着面,呜呜地哭了起来。

????终于有人把她给认出来了,那人惊讶地说:“不对啊!这不是从前凤府的三小姐吗?是御王妃的妹妹。”

????“是她吗?”有人不信,走近了一看,这不是凤想容又是谁啊!于是也大声道:“还真的是凤家三小姐!三小姐,你不是跟七殿下还有过婚约的?为何要这样的打扮出门?”

????想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满大街的白衣素服那样刺眼,让她更加清晰地感受到玄天华从这个世界的悄然离开。想容掩面而泣,耳边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她一句都不想听,一句也都听不清,只记得自己起身跑了开,浑浑噩噩的,再清醒过来,竟是跑到了淳王府的门口。

????与外界不同,玄天华离世,他自己的府邸却并没有任何哀伤的表示。没有白幡,没有白花,也没有设灵,就连守在门口的侍卫和府门里头偶尔走过的下人们,也都是正常的装束,与她住在这里时并没有任何两样。

????想容一下子就恍惚了,她曾经多少次的希望自己所知道的这一次都不过是一场梦,梦一醒,玄天华就还好好地住在淳王府里。可京中百姓人人为之服丧,让她再一次陷入了绝望。却不想,梦想竟在淳王府门口有了眉目,既然淳王府都没办丧,那是不是说明,玄天华根本就没死?

????她面上重新腾升起希望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淳王府,特别希望再等一会儿玄天华就能从那扇府门里走出来,一袭白衣,云淡风轻。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看到,淳王府里一切如常,却也一切都不如常。总有下人停下来,偷偷地往脸上抹去一把,面色伤悲。也总有侍卫轻轻叹息,带着无尽的落寞。

????除她之外,还有很多人都往淳王府里望着,有女子,还有男人,他们都跟凤想容一样,都希望能看到七皇子从府门里走出,然后这天下一切依旧。

????可惜,无人能够梦想成真。

????有人说了实话:“咱们再看也没用,七殿下是真的不在了的。淳王府之所以没有办丧,是因为云妃娘娘不肯接受现实,她坚信儿子没死,所以下令淳王府不得有半点哀伤气氛。可是你们看看,那府中之人哪一个有笑模样啊?要真是没死,何以会如此伤悲。”

????想容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是云妃也跟她一样,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她们都在自欺欺人,都在用这样一种方式强行的把那个人留下。

????她绝望了,最后一线希望终于破灭,淳王府门口再也待不下去,跌跌撞撞地离开,却又在刚走不远的一处小巷子口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眼一花,人就要站立不住,好在边上有人及时地扶了她一把,这才不至于摔倒。

????想容回头去看,扶住她的人竟然是五皇子玄天琰。她愣了愣,又瞅了瞅玄天琰身边的一名陌生女子,样貌娇媚,眉眼传情,一身白衣也没能挡得住那自然散发的风情万种,好看得让人总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她想起回京之后听说的传闻,五皇子跟凤粉黛玩完了,他又娶了很多侧妃,如今的黎王府又恢复到从前那般,日日夜夜歌舞升平,而那凤粉黛,则孤孤单单地住在一个小院子里,听说穷得连下人都请不起,整天就是萝卜白菜清汤清水,唯一的一块儿肉也要剩下来给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吃。

????她原本不知道这传闻是真是假,自己的身子一直不好,也没有机会去证实一下。可每每想起五皇子对粉黛那样好,就觉得那一定是人们瞎说的。粉黛那丫头再不懂事,可至少她还知道与五皇子的婚约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直倍加珍惜,绝不会作死作死连五皇子都把她抛弃。慢慢地,也就把那些传闻给忘了。

????可是现在,当她看到玄天琰身边站着的那名女子时,之前所听到的话又转回到脑子里,以至于她惊讶之余竟脱口而出:“原来你真的娶了侧妃,真的不要粉黛了?”

????玄天琰一皱眉,很想跟想容解释说不是他不要凤粉黛,而是凤粉黛不要他。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再看看想容那一口吐到地上的血,就更觉得不是说自己事情的时候,于是没答她的话,只是问了句:“你就一个人出来的吗?本王听说你生了很重的病,连白草堂的大夫都束手无策,还想着改日到郡主府去探望。”说完,又看了地上的血迹一眼,面色担忧:“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想容沉下脸下,甩了下胳膊,挣开他的搀扶。再看了那女子一眼,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她告诉玄天琰:“我的妹妹虽然一次又一次地害我,可她到底还是我的亲妹妹,我总是希望她能过得好的。所以,五殿下,不管你们之间的事到底谁是谁非,既然你已经有其它女子伴在身边,就不该再管凤家的人。想容多谢五殿下关怀,但希望五殿下不要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的身子自己心里有数,一个男人,不该嚼舌根子的。”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