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0章 为何流泪?-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20章 为何流泪?

杨十六2018-5-23 20:58:19Ctrl+D 收藏本站

????还好,云翩翩排斥这宫里的一切,却唯独不排斥华儿那个孩子。她把华儿抱去跟刚出生的冥儿一起养,一养就是二十多年。

????现在,所有人都说华儿死了,老六给他看了老九从东边儿传回来的信,上头也说明了他七哥死在桐城之外,被端木安国的雷给炸死。可他怎么就不信呢?玄天华会死?神仙也会死吗?他再问章远:“会不会老九搞错了?”

????章远摇头,“这事儿奴才也说不好了,奴才跟您一样,也不相信七殿下会死,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听说京城里的百姓都整日穿着白衣素服,就是为了给七殿下服丧,但这回跟姚大人离世时不一样,这回在奴才的心里,也觉得七殿下一定是还活着的。”

????“那就一定活着!”天武帝一仰脖,把杯里的酒全倒进嗓子眼儿里了,“天底下谁都会死,就是华儿不会。不过……”他有些担忧,“翩翩也会这样想吗?华儿是她养大的,朕知道,她拿华儿当冥儿一样看待,这段日子先是有姚显,再来一出华儿这个事,你说,翩翩会不会受不了?朕很惦记她,万一她因为这个事伤心伤身那可怎么办?”天武帝蠢蠢欲动,“要不,咱们偷偷出宫去看看她吧?告诉她华儿并没有死,外头传的都是假的,老九的信也是胡扯的。这老九一天天的就知道瞎白话,他过去怎么任性朕都可以惯着,可是这次朕真的生气了,他怎么能拿他七哥的性命开玩笑呢?走走走,小远子,咱们现在就出宫,跟翩翩说说,省得她瞎惦记。虽然长得跟画片儿里的小姑娘似的,可到底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可禁不起这样的打击。咱们快走!”

????他说着就站起了身,拉了章远就要走,章远吓得一激灵,赶紧又把人给扯了回来“你往哪儿走啊?三更半夜的,宫门都落钥了,你要上哪儿去?知道的是思念云妃娘娘想要去看看,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帝老子大半夜的要逃宫呢!别折腾了,好不容易才消停两天,这怎么又折腾上了呢?”

????天武帝一瞪眼:“朕是担心老七的事儿翩翩接受不了。”

????“那也得明儿再做打算啊!哪有这三更半夜出宫的?”章远坚决不同意他走,就往原地一杵,大声地道:“有本事你就用你那一身功夫把我给落倒,要不今儿我是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你出宫的,更不可能跟着你一起胡闹。”

????天武帝被他气得没法没法,怎么说也说不通,不由得又坐回到地上犹自感叹:“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奴才都开始管起主子了。知道的明白我是皇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老大呢!朕真是太惯着你了。”

????章远白了他一眼,不吱声,爱说啥说啥去,反正就是不能大半夜出宫。还有,他这一身倔脾气和斗大的胆儿还真就是老皇帝给惯出来的,不过没办法,惯都惯完了,老皇帝后悔也没用。

????皇帝跟太监在宫里僵持着,而此时,淳王府里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每到晚上就总有人给玄天华烧纸,几乎淳王府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下人一边点着纸钱一边偷偷地哭。本来都是很小心的,没想到,今夜风大,竟有几个人的纸火堆儿被吹散了。燃着火的纸钱被风吹得哪都是,无数人追着赶着想要把火给扑灭,可火势却越来越大,终于再控制不住,整座淳王府的人都参与到了灭火之中。

????“走水了!走水了!”人们奔走相告,同时也有大量的暗卫往云妃所在之处集中,尽全力保护着如今这府里唯一的一位主子。

????班走最先有所行动,他从暗处现身,一晃就到了睡不着觉坐在院子里喝茶的云妃面前。随即,火光冲天,就在府里的一个方向,光亮大绽,隐隐的有热浪扑面而来。

????“娘娘,到屋子里去,属下护着您,不会有事。”班走在云妃面前挡了一下,替她挡了滚滚而来的热气。

????可云妃却并没应这话,不但没回屋,反而还站了起来,冲着那着火的地方看了老半天,这才呢喃地说了句:“是哪个院子着火?本宫得去看看。”

????她一边说一边就往外走,吓得班走赶紧在后头跟上,一边跟一边劝:“娘娘,不管哪里着火,都自有下人去扑灭,您可千万不能过去。娘娘,外头火浪大,您还是回房吧!属下在外头给屋子浇上一层水,您也凉快,不会有事的。”

????“不行不行。”云妃很倔强,“班走,你要么留在原地守着,要么跟着本宫一并过去看。既然认本宫是主子,就该听本宫的话,本宫决定的事,无人能挡。”

????云妃摆了脸色,班走不得不从,无奈只得跟着她一起奔着着火的地方走,还得小心地替她挡着不断涌来的热浪。

????终于看到了大火燃烧,可是这一刻,连班走都傻眼了!

????着火的地方居然是玄天华所住的院子,也不怎么的,火竟着得那么大,才一会儿的工夫,原本清雅的小院儿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就只剩下房屋的框架还在,而那些木头架子此刻也正在大火的燃烧下寸寸成灰,一失神的工夫,就什么都没有了。

????下人们见云妃来了,纷纷到她面前跪下,管事的太监说:“娘娘,您罚奴才们吧!都是奴才们不好,烧纸的时候纸被风刮跑了,没想到竟烧了七殿下的院子。娘娘,奴才们该死!”

????“奴才们该死!”所有人都这样说,同时也再控制不住因玄天华离世而产生的悲伤情势一个个都呜呜地哭了起来。

????云妃就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半天都没说话,直到火烧的热浪越来越往这边侵袭,班走不得不拽着她往后退了好几步,她这才回过神,却是问那些下人道:“你们刚刚说烧纸?烧什么纸?给谁烧纸?”

????下人们再也忍不住了,这么些日子了,整个儿京城都在为七殿下服丧,就他们淳王府不让。他们心里难受,特别难受。于是有人大声地道:“娘娘!七殿下死了,奴才们在给七殿下烧纸啊!娘娘,纵是您不愿承认,可殿下他的确是死了啊!尸留异乡,打仗的地方也不可能设灵,奴才们就想着好歹给殿下烧点纸钱,省得他在黄泉路上什么都没有。呜呜……”

????越来越多的人哭了起来,越来越大的哭声充斥着云妃的耳际,渐渐地,好像整座淳王府都在哭泣一样,悲伤的气息渗透了每一丝空气,浸入人心肺,深入人的骨髓,就连云妃,也不由自主地掉下泪来。

????她怔然,难以置信地抬手往眼底拭去,然后转头问班走:“本宫是不是流泪了?本宫为何流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