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1章 弹指岁月苍老容颜面-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21章 弹指岁月苍老容颜面

杨十六2018-5-23 20:58:20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面上现了大把的皱纹,直到长发雪白,终于,样子停留在了跟天武帝相仿的年龄上。

????所有人都震惊了,所有人也都后悔了,他们没想到云妃竟然在心里藏了这么大的悲恸,以至于一旦面对现实,身体就做出了如此巨大的反应。他们后悔,若早知如此,就是怎么难受,也该在她面前装一装的,怎么难过,都不该夜里偷偷烧纸的。这是七殿下的母亲啊!七殿下若泉下有知看到这一切,得有多伤心?黄泉路上也无法安心走好呀!

????可事已至此,该怎么劝?谁也不知。

????今夜,济安郡主府也不消停,傍晚那会儿,想容的病又有些严重,一连吐了三大口血,吓得安氏找了好几个百草堂的大夫来。

????当时任惜枫也在,她原本是来探望想容的,没想到竟遇上想容吐血,这一耽搁就晚了,她索性让下人回去通报一声,今晚就住在了郡主府里陪想容。

????其实说是陪,多半时间也就是在床榻边上坐着,想容时睡时醒的,昏迷的时候总之清醒的时候多。任惜枫想着家里哥哥嫂子的事,再想想七皇子玄天华,心情也是烦躁。

????就这么的,两人偶尔说几句话,偶尔就是一个沉睡一个发呆,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安氏过来看过想容,劝着任惜枫去休息,换她来守着,可任惜枫还不等走呢,想容却突然醒了过来。这一醒到是精神十足,自己还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只是才一起来就拉着任惜枫说:“惜枫,你快去帮我看看,淳王府出事了!”

????任惜枫都听愣了,“什么出事?淳王府怎么会出事?想容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她想说你是不是梦到七殿下了,可话到嘴边还是没能出口。

????想容却不停摇头,“没有,我没做噩梦,什么梦也没做。但我就是知道,淳王府一定出事了。惜枫,你快帮我看看去吧!”

????安氏无奈劝她:“现在是夜里,你让惜枫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如何到大街上乱逛?”

????“现在……是夜里啊?”想容一怔,觉得安氏说得也有道理,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啊惜枫,我糊涂了,忘记了现在是夜里。”再想想,又对安氏说:“那让府里的暗卫跑一趟吧!淳王府肯定出事了,不去看看我不安心。”一边说一边就想下地,可才一动就是一阵头晕,这个地怎么也没下得了。她急得没法,“我想自己去,可又实在没那个能耐。娘亲,求求你,快叫暗卫去看看吧!”

????安氏叹气,跟任惜枫说:“她就是这个样子,总会突然之间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有的时候把院子里的大树当做七殿下,对着一说就是一整天。所以你别怪她,别往心里去。”

????任惜枫摇头:“安夫人想多了,我与想容是好姐妹,看到她这样我难过都来不及,怎么会怪她。”她拍拍想容肩头,同她说:“你别急,淳王府那边我这就去看看,不管有没有事都会回来告诉你一声。夜里也不怕,让郡主府的暗卫保护我一程就可以了。”

????任惜枫从不把自己当成娇小姐,她从小跟着父亲习武,早就承袭一身英气,走个夜路又怕什么?更何况,郡主府的暗卫是最好的,连凤羽珩都护得,她还能比凤羽珩娇贵了?

????事情说办就办,任惜枫很快就带着两名暗卫从府中出来,没坐马车,直接骑了马往淳王府奔去。

????其实,她是不相信想容说淳王府会出事的,因为想容的话说得根本就是莫名奇妙嘛,哪能睡睡觉突然就说淳王府出了事,然后淳王府就真出了事的。再说,如今虽说七殿下不在,但淳王府里有云妃坐镇,能出什么事呢?

????之所以愿意出来看看,是她打从心里心疼想容,因着凤羽珩的关系,她也把想容当成自己的小妹妹看待。现在凤羽珩不在京中,想容病成这样,她这个当姐姐的不能替她分担病痛,但至少可以满足她的心愿吧?只是出来看看而已,何妨?

????带着这样的想容,任惜枫和两名暗卫扬鞭打马,很快就拐到了淳王府所在的那条巷子。可才一拐进来她们就傻眼了“怎么回事?”任惜枫愣愣地看着前方的淳王府,一片片火光晃得她心里发毛。

????暗卫比她冷静,但言语中也透着无比的震惊,他们说:“是淳王府着火了。三小姐的预感……真准。”

????任惜枫也是这样想的,想容的预感真准,可既然能有如此强烈的感应,说明在她心中七殿下已经是心脉一般的存在,那丫头为何还要拒了婚事呢?云妃娘娘都亲自去了呀!她都开始默默的数私房钱,准备给想容添妆了。

????任惜枫心里七上八下的,带着暗卫到了王府门前,那里已经聚集了好多好信儿出门来看热闹的百姓。百姓们纷纷跪在王府门口痛哭,有人说:“七殿下没了,怎么府邸还着了火呢?这是让殿下走也走得不安生啊!”

????还有人说:“兴许是七殿下自己烧的,他要把王府一并带走,让这座淳王府也随着他一并在世间消失吧?”

????任惜枫听不下去了,心里的难受差点儿就把眼泪都给逼了出来。她匆匆下马,到淳王府门口扣门,不多时,里头的人把门开了个小缝,她赶紧开口道:“我是平南将军府的嫡小姐,来探望云妃娘娘的,快让我进去。”

????门房的人也是慌了,听到任惜枫自报家门,没多想就把门打了开,直到任惜枫都进了府里奔着火光的方向走,那人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上前急着说:“你真的是平南将军府上的小姐吗?哎呀!我不该把你放进来的,我怎么能轻易的就把一个陌生人给放进府里来了?”一边说一边上前拦住去路,又道:“你还是出去吧!我理解你们想打听七殿下情况的心情,可是淳王府真不是闲杂人等能进的地方,我也不为难你,你快快走吧!”

????任惜枫皱眉,好在身后的暗卫及时上前一步,将手里一块腰牌递给那下人看了一眼:“济安郡主府的腰牌,有这个我们能进吗?”

????那下人揉揉眼,定睛一看,果然,那不是济安郡主府的腰牌又是什么?于是赶紧道:“能进能进!当然能进!”

????任惜枫不再理她,干脆小跑起来,没跑几步就看到班走从里头出来,二人走了个顶头碰,班走一愣,看着任惜枫说了句:“你来得正好,里面出事了,需要你帮忙!”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