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4章 我为什么要嫁人啊?-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34章 我为什么要嫁人啊?

杨十六2018-5-23 20:58:36Ctrl+D 收藏本站

????。你放心吧!我在外一定都听他的话,皇上交给他那么重要的差事,我可不能再让他跟着家里分心,他往后只要一心辅国,黎王府我会管得好好的。”她说到这儿,不由得笑了起来,“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总想着争个嫡女,甚至还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能管起家里中馈,那该是多风光的事啊!可惜,凤府我没管着,不过现在却有一座王府交给我管了,你说这算不算心愿达成?”她笑得灿烂,就像个孩子。

????凤羽珩感叹,可不真就是个孩子么!十六岁啊!上初中的年纪。

????“还有。”凤羽珩觉得自己简直啰嗦得像个老妈子,“可不能再一口一个皇上的叫了,从现在起,你得跟我一样,要叫父皇。你是皇家的媳妇儿了,明日一早就要进宫去给父皇和母后跪头奉茶,要接受父皇母后的教诲。你是正妃,你的名字要入玄家族谱,从今往后,你是玄凤氏。”

????粉黛又紧张又激动,她抓着凤羽珩的手,还有些不太敢相信似的问:“真的吗?我也要跟皇上叫父皇了?天哪!我好紧张怎么办?二姐姐你能不能陪着我一起去?”

????凤羽珩笑她:“以前不是挺大胆的?现在怎么了?放心吧,没有什么可怕的,父皇母后都是很慈祥的人,既然他们没有阻止五殿下迎娶你,那就说明同意并赞成这桩婚事。还有,以后不能什么事都让姐姐陪着,你真正要依靠的人,是五殿下。”

????粉黛吐吐舌头,“我知道啦!不过二姐姐,以后咱们再见面,你说我跟九殿下是叫姐夫啊,还是等着他跟我叫嫂子啊?”

????凤羽珩扶额,这真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五殿下老牛吃嫩草,你嫁之前我怎么忽略了这一点呢?要不……二姐姐把你领回去吧!”

????两姐妹笑作一团,都觉得以后见面时相互之间的称呼是个很搞笑的事。说说笑笑了一有阵,凤羽珩才又拉着她说:“除去明日进宫给父皇母后奉茶,你还有个三日回门呢!就回郡主府吧,以后那里就是你的娘家,我在家里等着你。”

????粉黛用力点头,她好高兴,那座郡主府以前进都进不得,现在是她的娘家了,以后可以常回去住了,真好。“玄天琰要是欺负我,我就回郡主府去。”说完,神色忽然就黯淡下来,她看着凤羽珩,好半天,终于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二姐姐,你是不是有离开京都的要算?我听玄天琰说过,九殿下不想要皇位,所以现在才是六殿下监国。本来,皇上……不对,父皇,本来父皇是想要把皇位传给九殿下的。”

????凤羽珩笑笑,对皇位一事没有表态,她只是告诉粉黛:“是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本来早就要走,但是九殿下说了,他是玄家的儿子,肩上有对这个家国天下卸不去的责任。所以,他不能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就离开,他得让天下太平,让民心安定,做完这些,我们才走得安心。”

????“那你要去哪里呢?走了以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她面上尽是不舍,好不容易凤家的孩子又走在一起了,好不容易她能被二姐姐握着手语重心长地说话了,好不容易,所有一切她想要的也都有了,生活在朝着一个最美好的方向去发展,可是在这时,她的二姐姐却说要离开……凤粉黛低下头,“姐姐,我舍不得你。”

????“傻孩子,咱们总还能再见面的。不管我走到哪,你们都是我的妹妹,我心里都是记着的。郡主府不是还在么,我在府里给你和想容都留了院子,你们可得记得常回家去看看,那一院子的花草景致可就交给你们打理了,万不要让那座府邸荒凉了去,我喜欢热热闹闹的。”

????粉黛含泪点头,“二姐姐放心,我左右就在京城,会经常过去的。只是以后你走了,三姐姐怕也是要回济安郡的,这偌大京城,就又剩下了我一个人……”

????“让你三姐在济安郡给你也置办个宅子,建个黎王府的分府啊!你们若有闲下来时,就过去住住,当散心。”话是这么说,可马上也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五哥辅国,想来也没什么工夫。”

????两人说起感伤的话题,气氛瞬间就沉了下来。半晌,凤羽珩悠悠开口,轻轻地说:“分别总是难免,但心是在一块儿的,那就一辈子都不会散。”

????这场喜宴一直持续到夜里子时,玄天琰一点都不意外地被人给灌醉了,张罗着闹洞房的年轻人一看他醉成了这个样子,想着八成也什么都没得做,这洞房自然是闹不成的,于是遗憾而归。

????却不知,表面上酩酊大醉的五皇子,一进了洞房立刻精神抖擞,就跟这一整天的酒都没喝一样,除去一身难掩的酒气之外,看起来可是一点醉意都没有。

????粉黛坐在喜床上,头上的帕子还盖着,隔着喜帕就闻着阵阵的酒气,不由得皱起眉来。习惯性地就想要说你怎么喝成这样?可又马上想起凤羽珩对她说过的那些话,想起自己嫁作为妇,再不是未出阁的小姑娘,有些任性要改改,有些脾气要收收,这个人,已经是她的夫君了。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转而换成:“桌上那只珐琅茶壶里有茶,你先喝一点。二姐姐还留了醒酒的药,也搁在桌上,那只白玉茶壶里是清水,你用清水吃药,切不可再饮茶了。酒大伤身,吃完药再吃两口点心压一压才是最好。”

????话说完,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她仔细听听,也没听到有茶壶杯子的响动,只闻得有浅浅脚步声一步一步往自己身前走来。步伐稳重,并不觉凌乱,完全不似酒醉之人应有之态。

????正纳闷呢,隔着喜帕,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抚上她的面颊,熟悉的声音响起,轻笑着说:“有解酒的药,怎的几个丫头昨夜还能醉成那个样子?”

????说完,粉黛只觉眼前一亮,是喜帕被人掀了开。她看到玄天琰一身大红喜袍笑得晃眼般俊朗,这才意识到,玄家的儿朗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哪一个不是承袭了天武帝的好相貌啊!最好的夫君就在眼前,她经兜转经年,只往别处望。

????“想什么呢?”他欺压上来,一下就将新娘扑倒在床榻上。

????粉黛只觉下头有花生桂圆什么的隔得腰疼,却不知,这点疼算什么啊!很快的,便是巨浪频袭,疼得她大叫:“我后悔了,我为什么要嫁人啊!”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