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5章 好福气-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45章 好福气

杨十六2018-5-23 20:58:51Ctrl+D 收藏本站

????。我的这颗心啊,差点儿就挺不到见你们了。阿珩,我好难受。”

????她呜呜地哭着,扯着凤羽珩的袖子,哭湿了她半片胳膊。凤羽珩也是感叹:“人也说了,全天下人都这样认为,那是因为当初七哥的确在宗隋的桐城之外遇险,太多的人看到了,再加上有人恶意将当时的情况说得更加惨烈,这才导致全天下的人都相信了七哥已死之事。你知道的,想要打破所有人心中已经相信的事实,并不是一件易事,除非七哥活生生地站在世人面前。可惜,现在还不行。”

????玄天歌拉着她的手,可怜巴巴地又问:“你说得都是真的吗?七哥真的还活着?而且还有醒来的机会?”

????凤羽珩点头,“一定的,一定会想来!”是在告诉玄天歌,也是在告诉她自己。

????“那好。”玄天歌抹了抹眼泪,“既然你说了,那我就信你。阿珩,你知道的,我自小跟这些哥哥们的感情很深,尤其七哥九哥,从小就带着我玩,我真的接受不了他们任何一个人离开我。所以,阿珩,请你尽全力,一定要将七哥治好。”

????“你放心。”凤羽珩开口,“我也与你一样,接受不了任何人的离开。天歌,相信我吧!我一定会把七哥治好。”

????总算是解了玄天歌心头之痛,她终于笑了起来,回过身拉着天武帝,眉飞色舞地讲起古蜀那边的见闻,还着重讲了自己到了古蜀之后,把大顺的文化带到了古蜀,让古蜀国民对大顺更加了解,也更加尊崇。

????然而,对于这些,天武帝完全不在意,他心里就惦记着一件事:“打麻烦真的好玩吗?比斗地主还好玩?”

????玄天歌一愣,随即兴致更浓了,抓着天武帝夸张地大声叫着:“好玩,特别好玩!阿珩教的东西怎么能不好玩啊!皇伯伯我给你讲啊……”扒拉扒拉,玄天歌开始给天武帝讲起打麻将。

????爷俩说得那叫一个热闹啊,在场的其它人都被晾在了一边儿。梵天离摊摊手,跟众人道:“在古蜀打起麻将来就是这个精神头儿,你们说,她像是挨过欺负的样吗?”

????文宣王摇头,还真不像,而且他相信他的闺女也不可能挨欺负。且不说有大顺如此强大的母族坐镇后方,单是凤羽珩给的那部份人,那可都是带着重武器的精华啊!一个个的都是一言不合就能把整个儿古蜀都给炸没的主儿,古蜀国君吃饿了撑的欺负她?再说了,他也对自个儿闺女本身的魅力有信心,处事能力也有信心。再怎么说也是大顺正儿八经的公主,从小到大可是没少学如何理家理国,早就预备着某一天和亲别国,主一国之母。

????凤羽珩也开始检讨:“唉,我教的啊,我教的。本来是想着给她闲时解闷,没想到如此入迷。”

????章远在边上听了,也跟着插话:“王妃拿出来的东西就是好,就那种叫扑克的,皇上和云妃娘娘都喜欢玩,见天儿的让奴才陪着他们一块打几把。”

????凤羽珩挑眉,这死太监确定他是陪着皇帝和妃子玩,而不是自己也爱玩?

????章远瞧出凤羽珩目中之意,有点不好意思,“当然,奴才也觉着挺好玩的。不过,听舞阳公主的意思,打麻烦比打扑克还有趣啊……”

????凤羽珩明白了,“行吧!回头再送一副麻将进宫,教教你们。不过麻烦是需要四个人玩的,你们还少一个。”

????“本王来!”文宣王赶紧紧手,“本王来本王来,左右在府上也闲着没事,就进宫来陪陪皇兄。”

????“你好意思?”文宣王妃斜了他一眼,“没听说除了皇上还有娘娘么?你好意思跟嫂子一起打牌?章远你别听他的,还是我来。”

????凤羽珩跟梵天离都无语了,好么,这下彻底没他俩什么事儿了。

????为欢迎玄天歌和梵天离,好久没有举办过宴会的皇宫又大开宫宴。这一次,能进宫来参加宫宴的人就和睦了许多,因为官员都是经过几轮清洗后剩下的心腹之臣了。这个心腹包括天武帝的心腹、玄天冥和玄天华的心腹,也包括玄天风的心腹。这么多心腹在一起,劲儿都往一处使,就连他们的家人也都明白大家都是一伙的,所以,纵是关起门来自家斗得你死我活,对外时,也都得和和气气,跟每家每户都搞好关系,并且一心向着朝廷。因为这关系到她们家老爷的关运,也是关系着她们自己的人生。

????宫宴时,一帮姐妹终于又聚到了一起。玄天歌、风天玉、任惜枫、白芙蓉、想容、粉黛,还有凤羽珩,她们团团围坐,互相看着彼此,看着看着竟一齐笑了起来。玄天歌指着风天玉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要嫁给李坤。可你当初干什么来着?早知今日之局,当初那李坤上咱们大顺来显摆铁精时你就该嫁,说不定你嫁过去就能帮着李坤上位,也捞个皇后当当。”

????风天玉撇嘴,“谁乐意当皇后啊?我就想待在家里,天天对着自个儿爹娘,自在。”说罢,又指了指任惜枫:“她才叫搞笑呢!这么多年了,挑来挑去挑到自己二十岁,居然发现跟六殿下是合拍的,你早干啥来着?咱们打小儿就在京城,你要看上六殿下怎么还用得着拖到二十岁呀!”

????任惜枫也挺无奈的,“问题是二十岁之前跟六殿下也没有多少接触,他那个人你们还不知道,在京城时,就把里。要么就离开京城,或是行走四方,或是往东北驻守,宫宴都极少能见,又何来交往呢?你让阿珩说说,她回京这些年,见过六殿下几次?”

????凤羽珩这个到是挺赞同的,她说:“记得那年我在京郊遇到六哥时,居然一下子都没认出来他,还跟他聊了好半天,后来才后知后觉,可见六哥这人是有多低调。”她笑看着任惜枫,由衷地道:“惜枫好福气。”

????“你才好福气!”所有人异口同声,然后相视而笑,笑声在这翡翠殿间荡漾开来,听得人心舒畅。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