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6章 黄粱一梦-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246章 黄粱一梦

杨十六2018-5-23 20:58:52Ctrl+D 收藏本站

????。”

????“找谁呢……”玄天歌一双眼睛在人群中提溜乱转,转了几圈后,最终落在了六皇子那块儿。“我六哥最合适!”

????“别闹。”凤羽珩抚额,“六哥还得监国呢!”

????“让皇伯伯先顶一阵儿,他写完书再说。”

????“可是写书也不是几天光景就写得完的呀!我看就依着皇上那心思,怕是多等一月都嫌多,更别提让他等完一本书出世。”风天玉分析说:“这个写书的人一定要特别了解阿珩才行,而且不是从后来才开始了解,要从一开始就跟她在一起的才好。”说着说着,目光看向想容,“想容,你最适合。”

????想容乍舌,“我到是什么都知道,可是我不会写书啊!”再想想,“有一个人……”她说到一半,低下头,用极轻极轻的声音说:“如果他在,那才是最适合的。”

????大家都沉默了,她们都知道想容说的是谁,可是那个人,到底在哪里?到底伤成了什么样?

????玄天歌握了握凤羽珩的手,问她说:“阿珩,我不能留太久,最多月余,在我走之前能看七哥一眼吗?”

????凤羽珩低着的头没有抬起来,这是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她几乎每天都到空间里去检测玄天华的情况,在后世医学的控制下,玄天华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好的转变。只是这种转变依然只停留在存命阶段,能不能醒来,或许还要靠玄天华自己。

????见凤羽珩久不言语,玄天歌轻叹了声,不再多问。她知道凤羽珩为难了,也知道玄天华的伤怕是极重。只是,重到什么份儿上呢?她微闭上眼,玄天华若仙风姿依然就在眼前,却触不到,摸不着。

????良久,任惜枫说:“天歌,能晚些回去吧?皇上说我跟六殿下的亲事要直接办册后大典,我希望你们都在。”说完,又看了看凤羽珩,眼中尽是期待。

????可是谁能说得准呢?谁能知道这场册后大典什么时候到来?总不能催着天武帝让位吧?

????看出姐妹们的为难,任惜枫微微叹息,又道:“没事,我知道你们的心都在,就好。”

????“我留下。”玄天歌说,“让梵天离先回去,我留下,参加你们的大婚典礼。不是还有芙蓉么,阿珩跟我说白泽已经往济安郡去下聘了,想来应该也快了。我就在京中多留些日子,也多陪陪皇伯伯和父王母妃。”她一边说一边偷偷地看凤羽珩,人们都知道,玄天歌留下,多半还是想等着见七皇子一面的。

????大家心昭不宣,谁都不再提,玄天歌又对粉黛说:“四丫头,既然你跟咱们又坐在一起了,那从前旧事便一笔勾销。我玄天歌不是娇情的人,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阿珩都能原谅你,那我也不怪你。我最后叫你一声四丫头,以后该叫五嫂了,你的名字入了玄家的宗谱,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我是玄天歌,你是玄凤氏,一笔写不出两个玄字,以后就都好好的。过去大家年龄小不懂事,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我们都长大了……”她说着说着就有些哽咽,但还是强忍着心酸道:“为了这所谓的成长,我们都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也走了太多的弯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其实,我还是希望那些人们都还能存在的。”

????到底是忍不住眼泪,玄天歌往脸上抹了一把,今天她涂了阿珩送的什么防水睫毛膏,据说流泪也能先漂亮,不会让脸糊掉。她放心地又抹了一把,然后再道:“五嫂,九嫂,还有想容,你们知道吗?我刚去古蜀的时候特别想家,特别想大顺,想你们。然后我就在不停地想着这么些年经历过的事,我甚至几次都想起凤沉鱼和凤瑾元。说实在的,我挺遗憾凤瑾元死掉,他不死,凤家就算再落破,也还是在的。他死了,你们就没有家了。五嫂九嫂嫁入夫家,却是苦了想容。傻想容,我听说了云妃娘娘去济安郡提亲的事,你怎么不答应呀?”

????想容就提不得这个,一提就想哭,可自从上次重病醒来,她到也认真地想了与玄天华之间的事情,想来想去,却觉得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只是黄粱一梦,那个人始终是飘渺之仙,她握不住,也抓不着。

????于是忍住心酸苦笑开来,她告诉玄天歌:“那是我儿时的一番执着,如今再想想,却是我太自私。他那样的人,一如画中之仙,本不该染这凡尘俗事,却因为我的执着,而险些把他拉入这轮回之中。幸而及时悬崖勒马,否则,我怕是更要害惨了他。以前我总想不明白,总钻牛角尖,甚至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都难过得快要死掉,觉得自己那么那么爱一个人,却与他之间有那样大的距离,可能终我一生都求不得。每当想到这些,就特别特别难过。可是现在不会了!”

????想容长叹了一声,也觉着玄天歌的样子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带着笑意说:“我现在只想看到他痊愈归来,然后他是他我是我,一切回到从前,再不要有任何交集。他还做他的神仙,我还是凤家的一个小小庶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曾经的执念和情感,付出过,不后悔,今后留在心底,只一个小小角落,就不枉此生。”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皇子席,那边,四皇子玄天奕正向她看过来,二人目光碰撞,玄天奕端起酒杯冲着她比划了一下。想容笑了起来,又转回头说:“还真是有比我傻的人。我有执念,他也有,只是我放下了,他却放不下。”

????她不再说,只看着身边姐妹淡淡地笑,那笑中藏了太多苦楚,却也透着一丝明朗。

????凤羽珩很高兴,她能感觉到,这个妹妹已经一步一步地从年少时的执念中走了出来,再过不久,雨过天晴,就又是一片新的天地。

????宫宴进行了三个多时辰,已经挺久的了,可现场气氛却一点都没有低落下来,甚至还掀起了几番高。潮,还有人已经举着酒杯去见天武帝敬酒了。

????老皇帝今儿也没少喝,但凡有人来敬,他都来者不拒。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晃悠在眼前的都是看得顺眼的人,他高兴。

????皇帝高兴,那自然就有话要说,现场歌停舞止,但听天武帝轻咳,扬着洪亮又有着几分亢奋的嗓音冲着下方道:“你们都听着,朕不日就要将这皇位传给老六了,在这儿先跟你们吱会一声儿。以后你们要好好帮衬着他,不可以欺负他,不要以为朕不管这个天下你们就能造反,更不要以为老六好欺负就搞小动作。告诉你们,朕不管到了什么地方,这双眼睛可都在乾坤殿里盯着你们的,一个个的,都小心着点儿。”

????(尽量差评很多,尽量它很啰嗦,但当完结的脚步日渐临近,我依然想说:很舍不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