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要么嫁,要么死-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90章 要么嫁,要么死

杨十六2018-5-23 20:31:33Ctrl+D 收藏本站

????“这……”定安王妃彻底傻眼了!

????不是告诉她来捉凤羽珩的奸么?为什么到了这里却变成了她的女儿?

????随着众人一并而来的忘川见里面的人不是凤羽珩,不由得暗松了口气。凤羽珩走时不让她跟着,她还真怕出了事情,回头御王怪罪下来,那就是死罪啊!

????“母妃!”清乐一脸委屈,想站起来,可又觉得形象实在不雅观,不得不在水下调整了个姿势继续待着。

????可她这一动,却偏偏碰到了那男人最不该碰的一个地方。就听浴桶里的男子一声闷哼,面色涨红了起来。

????围观的女宾一个个偏过头去,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这清乐郡主的胆子也太大了!

????“你赶紧给我起来!”定安王妃快气暴了,一把将身边的丫头推上前去:“赶紧把郡主给我拉起来,披上衣服。”

????可谁手里会拿着衣裳啊,丫鬟们一个个也束手无策。

????就听清乐喊了声:“我是被人推进来的!有人推我!”

????可是谁信哪?这屋子她们进来的时候除了一个站在屏风边的丫头外,哪里还有别人?

????清乐喊完也意识到这点,眼珠一转,马上将狠厉的目光投向那个丫鬟:“就是她!”她伸手直指:“就是她把我推到水里的!”

????小丫头吓坏了,哪能想到清乐反咬一口,赶紧辩解:“不是的!郡主,不是奴婢推你!根本就没有人推你啊!”

????众女宾也不是傻子,一个丫头再厉害,还能把向来嚣张跋扈身上还带着几分功夫的清乐推到水里?那不扯蛋嘛!

????可清乐想找替死鬼,她们也不好揭穿,只能一个个的瞪着眼睛看这一出好戏。

????定安王妃自然也知道是清乐在找人顶罪,于是赶紧配合作戏:“来人!把这大胆的丫头给我押下去!乱棍打死!”

????“哇!”那丫头一下就哭了,“奴婢冤枉!奴婢是冤枉的啊!郡主让奴婢在外间找凤二小姐,然后奴婢就听到里面有声音,一进来就看到郡主已经在水里了啊!不关奴婢的事!奴婢冤枉啊!”

????“赶紧带走!”定安王妃简直气疯了,瞪着清乐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

????凤沉鱼也奇怪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左右张望,焦急地在人群中搜寻。

????有位不知是哪家的小姐看到她这样子,不由得问了句:“凤小姐这是在找谁呢?”

????沉鱼随口就道:“我那二妹妹不知去了哪里?”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有个声音随之扬了起来:“大姐姐,我跟相容在这里呢。”

????众人回头,只见凤羽珩正伴着换过衣裳的凤想容往这边款款而来,身后跟着一名王府里的丫头和凤想容的丫头。

????忘川赶紧迎上前:“三小姐的衣裳换好了?”

????凤羽珩点头,“是啊。”说着,回头瞪了一眼那个定安王府的丫头,“定安王府的下人真是毛手毛脚,一盏茶水全都洒在我三妹妹身上,还好府里有事先备好的新衣裳,这才不至于让我三妹妹太丢人。”她再看向定安王妃,道:“多谢王妃准备的衣裳,我三妹妹穿着正合适呢。”

????她这话让定安王妃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又气愤又尴尬。

????沉鱼这时却开了口,是问那个跟在凤羽珩后面的王府丫头:“你们刚才在什么地方?”

????那丫头懦懦地答:“就在隔壁堂屋。”

????沉鱼再问:“凤家二小姐也在里面?”

????那丫头点头,“二小姐来帮三小姐换衣裳。”

????“大姐姐是想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凤羽珩看向沉鱼,“想容的衣裳脏了,我帮她去换,当时大姐姐正在弹琴,不方便叫你。”

????一提到弹琴,沉鱼的脸色又黑了几分,看向凤羽珩的目光毫不掩饰地透出憎恨。

????这时,有丫头取了披风,终于将清乐郡主从浴桶里给救了出来。

????清乐出一水,冻得直哆嗦,却也不忘找凤羽珩算帐,指着她就开骂道:“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一定是你推我进来的!本来在这屋子里的人应该是你!”

????凤羽珩十分不解,“我一直在隔壁帮着三妹妹换衣裳,郡主为何要这般冤枉我?”说着,就问身后那丫头,“你可曾看到我中途出来到这间屋子?”

????那丫头摇头,“凤二小姐自从进屋就再没出去过。”

????清乐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你到底是谁家的丫头?你帮着谁说话呢?”

????那丫头吓得扑通一下就跪下了,“郡主,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青莲姐姐只告诉奴婢要故意将茶水打翻在凤家三小姐的裙子上,然后带三小姐来这边换衣裳,别的也没嘱咐奴婢啊!”

????这话一出口,众人皆是“哦”地拖了一个长音,只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信口雌黄!”定安王妃瞪着那个丫头,“拖出去,打死!”

????那丫头吓傻了,不明白为何要把她打死,不停地磕头求饶命。

????可惜,这种时候谁会饶她的命,定安王妃巴不得把替死鬼找齐了替清乐平反。

????可这反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平的?

????“清乐郡主可怎么办呢?”凤羽珩看着清乐,幽幽地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来,“郡主与人私会也不挑个没人的时候,如今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想来要封住所有人的口,不太好办吧?”

????有看不惯清乐的人跟着插话:“按说这种事情发生了,只怕郡主只能下嫁于那人了。”

????凤羽珩摇摇头,“自然是还有另一条路。”

????又有人插话:“可另一条路就是一头撞死啊。”

????“你们都给我把嘴闭上!”清乐快要疯了,扭头指着那桶里的男人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再扬声大喊:“来人哪!把这贼人给本郡主拖出去,砍头!砍头!”

????“定安王妃大寿的日子,是谁在这里说着如此血腥的话?”就听屋外一个声音响起,也不见得有多用力,却偏偏在这混乱之势下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众人回头,只见七皇子玄天华正带着一众男宾踱步而来。伴在七皇子身边的人,正是年过五旬的定安王。

????见男宾们到了,有一个声音瞬间就在清乐的脑子里炸了开——“完了!”

????就见定安王怒目圆瞪,几步上前,对着清乐“啪啪”就两个耳刮子扇了过去。他年轻时是武将,力道极大,这两巴掌不但把清乐打倒在地上,更是嘴角打得湛出血痕来。

????清乐委屈地看着他:“父王,我是冤枉的。”

????“本王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定安王气得一把掀了屏风,那还泡在浴桶里的男人吓得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淹死。

????“来人!”定安王一声令下,立即有两名侍卫上前。他指着桶里的男人道:“把这人拖出去,五马分尸!”

????“王爷饶命!”那男人吓傻了,“王爷!这不关我的事啊!都是郡主安排的,属下也不知道郡主为何自己跳了进来!王爷!属下守卫王府多年,请王爷饶属下一命吧!”

????“定安王。”玄天华又开口了,一句话,就将气场又全部集中到他的身上,“不管这人是死是活,清乐郡主的声誉都已受重创。依本王看,不如成全了两个小儿的美事,也算今日安定王府双喜临门。”他一边说一边看向定安王妃:“王妃请放心,此事本王自会向父皇禀明,并请父皇亲自赐婚,王妃和王爷就等着为郡主筹备喜宴吧!”

????他话说完,一抖衣袖,转身就带着下人离了场。

????定安王有心将玄天华叫回来,可清乐却死死地拖住他的衣袍哭闹道:“父王!女儿不要嫁给他!女儿喜欢的是御王殿下,请父王成全啊!”

????凤羽珩气乐了,“清乐郡主这是当我凤家没人了是不是?你都与人这般了,百十号眼睛都看着呢,连淳王殿下都亲眼所见了,你居然还巴望着御王?敢问郡主,你是想跟我争那御王正妃之位,还是甘愿做个小妾?”

????清乐此时头脑早就不清楚了,下意识地就答她:“本郡主自然是要做正妃!”

????凤羽珩怒目直视那定安王,声音现了凌厉:“王爷可听到了?可要我现在就去将淳王殿下追回来,让淳王在皇上面前把话改一改,就说清乐郡主虽已与其它男子共浴,但她还是心属御王,请皇上做主将她赐给御王为正妃,同时,请御王亲自上门与我凤家解除婚约?”

????清乐死扯着定安王的袍子苦苦哀求:“父王快答应她!”

????定安王气得抬起一脚,猛地将清乐给踹了出去。

????定安王妃吓得快步上前将清乐抱住,同时与清乐一起发难:“你自己的女儿被欺负了,你居然还打她?有你这样做父亲的么?”

????定安王哪里有心思跟这娘俩胡搅蛮缠,只看着凤羽珩,着急地道:“凤家小姐,此事万万不可!清乐说出这番话来是本王教导无方,请凤家小姐莫往心里去,也莫要当真。”

????“凭什么不当真?”清乐哭闹着道:“我就是要嫁给御王,我从小就喜欢御王,父王你为什么不让我嫁?”

????清乐这般胡闹,在场的夫人小姐都看不下去,纷纷出言为凤羽珩抱不平——“虽然你是郡主,可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莫说御王跟凤二小姐已经定下婚约,就算是没有,你自己如今这等模样,又怎么配得上御王殿下。”

????“就是,定安王府也太欺负人了。”

????凤羽珩亦冷下脸,看着那定安王,冷哼一声:“一直听闻定安王神武,却不想今日第一次见却是这般场面。阿珩不才,得御王殿下垂青,却惹得清乐郡主如此憎恨。王爷,今日之事我定会回府跟父亲明说,亦会派人告知御王殿下。我凤家虽不是王侯,却也不是任人欺压羞辱的。还有适才定安王妃逼着我们姐妹给一群奴才弹琴的事,我也都记着呢!”

????说完,拉着想容的手,冲着身边两个丫环道:“我们回府!”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