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 七哥送你回家-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159章 七哥送你回家

杨十六2018-5-23 20:33:19Ctrl+D 收藏本站

????骑兵八人一入栖凤山的范围,其中一人立即将手圈成哨子装放在嘴边,打了一声人间婉转又响亮的哨响来。

????随即,骑兵与那马车停在原地,不多时,就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在马车面前停了下来,俯身下跪,沉声道:“属下班走,叩见殿下。”

????马车车帘一掀,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紫衣,一个青衣,一个戴着黄金面具邪魅阴森,一个容貌出尘飘然若仙。

????赫然是九皇子玄天冥,与七皇子玄天华。

????跪于马车前的人正是班走,只见他双膝着地,一副做了错事随君处置的模样。

????玄天冥看着班走,目光里透着死神一样的冰冷。

????“你的飞鸽传书被凤瑾元劫了两次。”他终于开口,却直指班走的失误。

????班走跪在地上不敢言语。

????玄天冥又问:“第三次本王收到时,还差二十里地就到凤桐县了。”

????班走额上渐了汗。

????“本王问你,你家主子人呢?”

????“叭嗒。”深秋时节,班走一滴汗落进了山地里。

????“属下无能。”他真的尽力了,找了这么多天,凤羽珩却一点影子都没有。

????“该当何罪?”

????“死。”

????玄天冥再不做声,班走等了一会儿,面上渐渐浮现绝望。

????“属下拜别殿下。”他一个头磕到地上,再起来时,翻手成掌,照着自己的脑门儿就拍了下去。

????掌门划过皮肤,直逼心脉。

????却在掌落之前的最后一刹,突然手腕一麻,再使不上一点力气,人却随着惯性往后倒了下去。

????班走心里一惊,随即一喜,赶紧爬起来重新跪好,喘着粗气道:“属下谢殿下不杀之恩。”

????玄天冥不愿理他,在旁的玄天华却开了口,问那班走:“你都找过了哪些地方?”

????班走答:“方圆五十里,全部搜过。”

????玄天华起身站到车前,环看了下四周,再道:“这栖凤山脉地势险要,若有心之人藏身于此,也不是不可能。”

????班走无奈地说:“黄泉与忘川二人还要照顾着姚夫人,只属下一个人在搜寻,有些地方……自是无法全部找遍。”

????啪!

????玄天冥又一鞭子甩过来,“那你还敢说全部搜过?”

????“属下该死!”

????谁也没看到,黄金面具下面的脸逐渐狰狞起来。他原以为凤羽珩就算被劫持,有班走在,最多两日光景怎么也该有点线索,可如今看来,这事大有蹊跷啊!

????玄天冥很快冷静下来,沉声吩咐,“你留下与本王在栖凤山里继续找人。”再看向玄天华,“七哥今天夜里往凤家祖宅去一趟吧,把那间烧毁的屋子再好好找找。我坐着轮椅,行动总是不便的。”

????玄天华点头,“放心,上了夜我便过去看看。”

????这一整天,玄天冥这一伙人就在栖凤山脉搜寻开来。忘川和黄泉也被班走通知来此,见了玄天冥却只得一句话:“若是人找不到,就把你们扔到天台上去喂雕。”

????此时此刻,昏迷在药房空间的凤羽珩终于悠悠转醒,随着视线的逐渐恢复,记忆也跟随而来。

????她强撑着起身,身子一晃,差点又倒了下去。

????凤羽珩不像沉鱼,中毒后立即有凤子皓过来与她行解,她是硬靠着自己的意志撑过来的,即便醒来,身体也弱得很。

????一步三晃地走到楼梯边,凤羽珩咬着牙上了二楼,累得满头大汗。

????她顾不上别的,直奔着手术室就跌撞进去,抽屉里翻到了一只针剂,努力让自己进下心来,稳稳地给自己来了一针静脉注射,再到药房柜台里翻出两片清脑片吞下,这才重新坐回地面,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来。

????太危险了,她至今想想都觉后怕。

????那些烈性又纯粹的药,如果吸得再多一点,只怕她这一睡就再也无法醒来,又或者干脆没睡呢,就已经全身血脉爆裂而亡。

????能给她下这么狠的药,究竟恨她有多深?

????凤羽珩不知道此时外界是过了多久,但这药性如此猛烈,想要过了劲儿,至少也得个两三天光景。不由得担心起来,班走他们若找不到她,该有多着急?姚氏会不会急疯了?凤家该如何处置她?算失踪?还是死亡?

????正想着,就听到外界好像有声音传来。她凝神仔细去听,似乎是有人的脚步,还有翻找的声音。

????凤羽珩不知道外头已经烧了,却知道自己如今在药房二楼,如果就这样出空间,如今这身体条件只怕撑不住会从半空摔到地面。

????于是咬着牙又爬回一屋,就准备估算一下屋子的大小,再回忆下有没有掩体能让她现身的。却在这时,外头那个在翻找的脚步突然就停了下来,就在她身边不远站住脚,然后,有一个轻若出尘的声音呢喃道:“凤羽珩,你到底在哪?”

????她心中一动,立即将声音的主人分辨出来。

????七皇子玄天华,那个救过她一次、被她叫做七哥的人!

????他怎么来了?

????凤羽珩心思一动,立即意识到外头很有可能出了大事,不然就算玄天冥和玄天华追到凤桐县来,也不该是玄天华以这种方式进入她的房间,又说出这么一句话。

????就在她愣神的工夫,外头那人好像又动了开,却是脚步越来越远,很快就要听不到了。

????凤羽珩着了急,再不顾其它,意念一动直接就出了空间。

????随即,一股子浓烈的熏烤味道扑鼻而来,她看到的并不是祖宅分给她住的那个房间,而是一片焦糊一片漆黑。

????她人还趴在地上,一抬头,刚好能看到前面有个青衣身影正拔步向前,凤羽珩虚弱地喊了声:“七哥!”

????那身影立时停下,再回头时,纵是那样淡然若仙轻逸出尘的人,面上也现了满满的惊讶。

????“七哥!”她再叫了一句,嗓子却已近沙哑。

????玄天华赶紧朝她这边走了回来,几步就到近前,然后弯下身,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起。

????凤羽珩身子打晃根本就站不住,就那么瘫软地倚在玄天华的怀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概。

????“阿珩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她这话说完,又是一阵眩晕袭上头来,眼一闭,再度昏厥。

????玄天华看着怀里的这个丫头,阵阵心疼匆匆泛起,不由得抬手抚上她散在前额的发,竟在她的眼角抹出了一滴泪痕。

????他一怔,记忆中这个女孩从来都是聪慧又带着点小小狡黠的,即便有再大的事摊在她的头上,也从未见她哭过,何以今日竟流了泪来?

????玄天华其实很想知道凤羽珩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为何他刚刚完整地翻遍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就连凤家祖宅的其它屋子都找过了也没瞧见她半个人影?偏偏就在他转身离去时,这丫头叫了一声七哥。就这一声,竟叫出了他心底从来对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怜惜。

????“别怕。”他轻声开口,将怀里的女孩打着横抱了起来,“七哥送你回家。”

????凤羽珩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总之醒来时,是在一个特别舒适的怀抱里,暖暖的,有一只大手还在她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拍着,拍得她都不想睁眼。

????“你再这么睡,饿也把自己饿死了。”头顶一个声音传来,带着戏谑,甚至还轻笑了两声。

????凤羽珩气得抬手就要去打他,手腕却被人家一把握住,“谋杀亲夫啊!”

????她憋屈地抬头,正对上那副黄金面具下深邃的双眸。他唇角勾起的弧度就像初遇时那样,刚好符合她苛刻的审美观,特别是眉心那朵紫莲,更映入她的心里,一生无法拔除。

????“玄天冥。”她开口,嗓音还带着点点的哑,听起来却十分好听,“玄天冥,你怎么才来呢?”小鼻子一酸,很没出息地就掉了两串泪来。

????玄天冥愣了,她从没看过凤羽珩哭,这个丫头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坚强的,他曾一度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会让这丫头害怕。再加上她一身好本事,好医术,背后又有他在撑腰,能被谁欺负了去?

????可是这一次,凤羽珩却哭了。

????他心疼地把她的小脸儿捧住,精心擦去脸颊泪痕,就像在看一样珍宝似的,目光温柔,小心翼翼。

????谁知,手心里的珍宝被他捧着看了一会儿,他便开始纳闷,这丫头怎么只哭了一下下就不哭了,也不向他诉苦,正准备问问她受了什么委屈,然后就听到凤羽珩死盯着他来了一句:“你再不给我吃的,我就要饿死了。”

????玄天冥无语。

????敢情是饿哭了?

????这死丫头还有没有点出息了?

????无奈地把人从怀里抱起来,凤羽珩这才发现她竟是在一辆马车上,这马车极大,像是一个将近十平方米的房间。外头赶车人挥鞭的响声分着两个节奏,应该是双人在赶车,而拉车的马至少有四匹。

????再扭头看看,原来在玄天冥的身侧还坐着一人,正是把她从烧毁的屋子里捡回来的玄天华。

????凤羽珩冲着玄天华展了一个灿烂的笑脸,真的就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那样无邪的笑着,然后说:“谢谢七哥,你又救了阿珩一次。”

????玄天华亦笑了开,那笑就像和煦的春风,在这秋冬交替的季节里为整个车厢都覆了一层暖意。

????“再走不到半个辰就能到镇上,班走已经先去买吃的了,一会儿就能送回来。”玄天华一边说话一边将一盘糕点递到凤羽珩面前:“你先吃些掂掂肚子吧!”

????玄天冥替她将盘子接过,苦笑着说,“从你失踪那日算起,这都第五天了,怪不得要饿。”

????“这么久了?”凤羽珩愣了一下,“那我娘呢?”

????“放心。”他拍拍她的头,随手捏了快点心塞到她嘴里,“有忘川和黄泉看着,量你那个爹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只是你最好帮那两个丫头还有班走求求情。”玄天华笑道:“冥儿要砍了他们每人一条胳膊呢。”

????凤羽珩抚额,“这样暴力不好。”

????“她们没有保护好你。”

????“是我自己藏起来的,她们当然找不到。”

????这是玄天华最关心的话题,不由得开口问道:“你到底藏到了哪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