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0章 一个酒的距离-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530章 一个酒的距离

杨十六2018-5-23 20:42:36Ctrl+D 收藏本站

????从码头下来,玄天冥一行人选了十几匹快马,又买下了一辆马车,一路朝着京城飞奔而去。

????子睿救回来,千周神射与精卫也悉数扫尽,但谁都无法保证在其它的地方有没有敌人时刻隐藏着。北界投敌,就相当于在大顺北部打开了一个缺口,敌人蜂拥而入,堵都堵不过来。

????这一路,玄天冥与凤子睿二人联起手来对凤羽珩进行“思想教育”,归根结底,子睿那孩子他就是想投笔从戎,他想跟着凤羽珩上战场,还给自己这种行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姐姐你不是得保护我吗?不带在身边怎么保护!”一边说一边还把自己的小手在她眼前晃了一圈儿:“不在你身边,你把我保护得手指都少了一根,这万一再少几根,姐,我筷子都拿不得了。”

????凤羽珩最怕这个,立时眼圈儿一红,别说投笔从戎了,就是这孩子说他就想躺在家里数钱玩儿,她都得干。

????于是,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是凤羽珩选择妥协,但却跟凤子睿约定:“回京之后事情都办完,就跟我到大营里去,跟将士们习武,跟天机组一起研习兵书,一刻不许偷懒。”

????凤子睿点点头,“姐姐你放心,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说话间,神采飞扬,哪里像是八岁的孩子。只是这种早熟却让凤羽珩有些心酸,如果可以,其实她宁愿弟弟单纯一点,她会展尽自己羽翼去保护他,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

????马车行在陆地上,凤羽珩的神经总算是稍微放松下来,靠在玄天冥身上没多一会儿就沉沉入睡。玄天冥把这丫头紧揽在怀里,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因为空间里的班走急需姚显救治,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怎么也得进宫跟天武帝打个招呼,玄天冥与凤羽珩二人这才没有直接回大营,而是一路快马,直奔京城。

????终于进了京城大门时,凤羽珩紧捂心口,就觉得心脏忽悠一下子从一个很悬的位置落了下来,总算回归了原位。

????她苦笑,“以前没觉得京城有多安心过,到底是没经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归属感没那么容易就来的。”

????暗卫们进了京城便一路散开回了御王府,白泽赶着车带着几人先往姚府去,结果却扑了空。姚府的下人说:“老爷进宫了,被皇上叫去喝酒了。”那话说得很是平常,显然这种事情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凤羽珩极度无语,往宫里去的路上就跟玄天冥说:“能不能让你爹别总缠着我爷爷?那么大岁数了酒就不能少喝点儿。”

????玄天冥摊手,“我要是在京城还能管,但一离开京城,他就是老大。”

????凤子睿纳闷地问:“皇上本来不就是老大么?”

????凤羽珩告诉他:“一物降一物,有你姐夫在,他这个老大还真就挺憋屈。”

????玄天冥又补了一句:“其实就算我不在,宫里的老大也从来都不是他,还有母妃跟那儿盯着呢。”

????这话在众人到了乾坤殿门前时得了验证,就见一个月寒宫的小丫头正在跟章远说:“我家娘娘说了,隔着这么老远在月寒宫她就闻着酒味儿了,十分难闻,恶心得她都睡不着觉。特派奴婢过来瞧瞧,是不是乾坤殿的酒坛子翻了?”

????章远一脸陪笑:“是翻了俩酒坛子,娘娘真厉害,奴才这就命人赶紧给收拾了喽,千万不能扰了娘娘好眠。”

????“恩。”那宫女点点头,“那就有劳远公公了。对了,听说姚太医进宫了?”

????章远不敢隐瞒,赶紧道:“正是,这会儿正陪着皇上喝……正陪着皇上研究新药方呢。”

????“哦。”那宫女又点点头,“那就好好研究吧,最好也能研究个管用的解酒的方子。”说完,转身就走了。

????玄天冥沉着脸,带着媳妇儿和小舅子走上前,章远正准备回殿里去,一下就看到往这边走来的几人,赶紧就迎了上来——“哟!殿下,郡主,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去大营了?”

????玄天冥一摆手,闷哼一声瞪那章远:“不是让你看着老爷子不让他喝酒的吗?”

????章远差点儿没哭了,“殿下,看不住啊!晌午那会儿,皇上打发奴才往月寒宫去送剥好的松籽儿,奴才这前脚刚走,他就偷偷的打发了人去请姚大人来。唉,也不瞒殿下,这人奴才是真看不住了,他见天儿的找各种理由把姚大人往宫里请,就算姚大人在百草堂都能让他给叫来,装病都装三回了。”

????凤羽珩抚额,真是,比谈恋爱还来劲儿呢。

????正说着,就听里头有天武的声音传了来:“小远子!再去给朕搬一坛子酒!”

????紧接着是姚显的声音:“两坛!”

????凤羽珩往玄天冥后头躲了躲,“我管不了了,你管吧。”

????玄天冥也气得不行,抬步就往里走。

????章远也小跑着追了进去,一边跑一边紧着说:“祖宗唉,您可别喊了!我告诉你啊,月寒宫那头儿可派人递话儿了,你要是再继续喝下去,云妃娘娘就头疼,就睡不着觉。你自己看着办!”

????一提云妃,天武就跟被点了定穴似的,身子一怔,傻乎乎地愣了好几息的工夫。

????姚显也明显喝多了,一只手还抓着酒碗呢都不忘笑话天武:“一个当老大的,你居然怕媳妇儿!”

????凤羽珩吓得赶紧上前把姚显的嘴巴给捂了起来,小声在他耳边说:“爷爷,您不要命啦?快快别说了。”

????天武看到凤羽珩突然出现,先是眨了眨眼,而后又扭头去看了眼玄天冥和凤子睿,想说点儿什么,可最终还是选择了问章远:“你的意思是,翩翩那头儿有动静了?”

????章远说:“云妃娘娘说了,隔着这么老远都闻着酒味儿了,真恶心,让她睡不着觉,所以……”

????“不喝了!都收了收了!”天武立即做出决定,告诉姚显:“以后在宫里不喝酒了,老子媳妇儿不爱闻酒味儿。”

????章远总算松了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全松完呢,就听天武又来了句:“下回朕偷偷溜出去,咱们在你姚府上喝。”

????这一句话差点儿没把章远给气吐血了,这太监憋了老半天,实在没憋住,来了句:“就冲你这个喝法,云妃娘娘也不能乐意见你。”

????天武立马就蔫儿了。

????凤羽珩赶紧扯姚显:“爷爷,快别喝了,我找你有急事。”一边说一边怕姚显还精神不起来,赶紧就把子睿给扯了过来,直接抓了他的左手给姚显看,“千周人干的,左手小指,没了。”

????“什么?”姚显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带翻了一坛子好酒。这下子酒味儿可就真大了,可此时章远也好天武也好,都顾不得酒味儿不酒味儿的了,子睿那枚断指让他们齐齐傻了眼,姚显也不知道是醉的还是气的,满面通红,使劲儿拍着桌子喊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是不是凤瑾元?妈的,老子剁了他!”

????说着就要往外冲,玄天冥赶紧拦着,凤羽珩也紧着劝:“您别激动,就是要剁也得酒醒了再剁呀!要不怎么说喝酒误事,你看,剁人都不痛快吧!”

????姚显这回算是吃了醉酒的亏,才站起来没多一会儿就开始摇晃,晃了两下又坐回去。

????凤羽珩无奈地叹气,可天武那边也在那吹胡子瞪眼睛地喊着什么要给子睿报仇,两人就在对着眼扯着嗓子喊啊!跟比赛似的——

????天武说:“老子抄了他满门!”

????姚显说:“老子要灭了他全族!”

????天武又说:“老子把他家祖坟都挖出来给鞭尸!”

????姚显又说:“老子一机关枪把他整个国家都给突突了!”

????天武一口口水没咽好,差点儿没把自己给噎死——“什么叫机关枪?机关枪啥玩意?”

????结果这问题没等到答案,就见姚显头一歪,扑通一下倒桌子上睡着了。

????天武也没好哪去,酒劲儿紧跟着发作,身子一载歪,也跟着睡了。

????玄天冥心里一股火没地方发,气得直握拳。章远一看他这样就害怕了,赶紧上来拦:“殿下,不管怎么说,他是您父亲,您可不能打他啊!您要实在太生气,要不你看看京里头谁不顺眼,去放把火吧!对,放把火,多解恨啊!”

????这话说的凤子睿都听不下去了,他总算明白为啥皇上偶尔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你说身边有这么个太监,他能靠得了谱吗?

????凤羽珩无奈地揽着子睿,再瞅瞅已经沉睡的姚显,无语的那都是不要不要的。还指望他治病救人,他可好,伙同皇帝两人一起喝成了这样。她指着这两人给子睿讲:“看见没,男人绝对不能沾酒,不管老的小的,也别管他是什么地位,只要一喝多了,那就形象全无,丢人!”

????子睿狠狠地点头,“是太丢人了。”

????“对。”凤羽珩又道:“不只丢人,连媳妇儿都不带见。云妃娘娘就因为皇上好喝酒,已经好多好多年都不肯见他了。”

????章远听着心里都发寒,这济安县主是跟酒有多大的仇啊?为了不让他弟弟喝酒,连这故事都编得出来,云妃娘娘跟皇帝之间要是只差一个酒,那早就不是事儿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只能跟二人商量:“殿下,郡主,你们看这情况……”

????玄天冥冷哼一声,“叫人把他俩都抬到内殿去,再把东西两侧都收拾一下,本王跟郡主也在这儿凑合一宿吧。”

????章远连连点头,赶紧就去吩咐下人,临走时看了凤羽珩一眼,问了一个让她很是无语的问题:“到底什么是机关枪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