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2章 身份转换-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542章 身份转换

杨十六2018-5-23 20:42:54Ctrl+D 收藏本站

????大军启程,凤羽珩的马车很快就可以赶到第一个镇子。

????随她同行的两个暗卫一人名叫元飞,另一人叫做仇书,眼下在外赶车的人是仇书,而元飞则被请进车厢来,与忘川二人并肩端坐在车厢的主位上。在他俩旁边,一边一个坐着凤羽珩和黄泉。

????“好了,就这样,一会儿到前面的镇上,让黄泉去买几套衣裳咱们换一下。”凤羽珩拍拍手,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

????可忘川跟元飞二人可不自在了,特别是元飞,坐也不知道该怎么坐,腰板挺得溜直,就跟站军姿似的,两只手也不知道放哪,琢磨了几次,最后选择平放在膝盖上,然后目视前方,看都不敢看凤羽珩。

????忘川跟凤羽珩熟了,拘谨到是谈不了,可对凤羽珩这个“你们二人扮夫妻当主子,我和黄泉还有仇书扮丫鬟和小厮”的决定却是有些不赞同,她跟凤羽珩商量说:“小姐就不能想个别的法子,非得要我二人扮作夫妻吗?”

????黄泉也有些不解,“您就还是小姐,我们还是丫鬟和侍从不行么?”

????元飞一脸期待地看向凤羽珩,就等着她点头说可以。他当暗卫行,杀人打架都没问题,可以他扮成少爷,还带着个假的少夫人,然后堂堂御王妃当他的丫头,这种事儿他真的做不来啊!

????可惜,凤羽珩根本不可能被说动,越是想她点头她就越是摇了头,开口道:“不行,我做小姐,你们是丫鬟和随从,这样的组合太此地无银了。人人皆知济安郡主年十三,就算过了这个大年,我也才满十四,郡主身边常年跟着两个丫头,这种组合辨识度太高,很容易被人盯上。我们此一路向北,要走的时日可不是三天五天,我算计着,两个月能到关州那都算是快的,所以,安全第一,咱们别无选择。”

????她这么一说忘川到是立即顿悟,随即也点了点头,连声道:“没错,是奴婢们疏忽了,小姐心思细腻,如此安排甚好。”

????甚好么?元飞看了忘川一眼,这丫头以前就是他主子手下的人,他以前就觉着忘川甚是好看,后来被送到了王妃那边就很少见了。到是前些日子去追击那些千周神射时又有了几番接触,却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行动需要下二人扮了一次夫妻。元飞想,纵是有几分尴尬,到也是值了。

????于是他也点了点头,闷声说:“那就这么定了吧!”

????凤羽珩掩口轻笑,逗着忘川说:“你看,你相公进入角色还是挺快的嘛!”

????忘川跺了下脚,被说得满面通红。

????车厢里的人又笑了一阵,凤羽珩便将一份玄天冥之前给她的地图拿了出来,平摊在马车里的小桌面上,指着上面道:“从京城到北省要经过七座省府,其中包括萧州和青州在内的河天府,然后从青府到北界第一州关州之间,还隔着六座府。这六座省府每府都有两州,镇县不计,粗略计算,我们此行时日应该在六十到七十天之间。”

????元飞点头,接话道:“北界属下曾去过一次,北界号称三省,但实际上还是以州命名,即关州,松州,以及江州。只不过因为这三个州占地极广,比其它省府还要大,是以人们习惯将那三州称之为三省。我们从京城来,进入北界之后的第一州便是关州,那都统端木安国将府衙建在了中心地带的松州,而江州则是与千周紧临,大顺的北大门就在江州境内。”

????元飞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将三省的位置仔细划了一遍,并指出北大门所在,也算是给凤羽珩普及了一下地理知识。

????说起来,这大顺朝所谓的府,便是后世所谓的省,州,便是市,只不过市不再分区,在其周边会有一些小镇包围。京城自然独立为政,而京城以北的萧州和青州则是属于河天府管辖范围,出了河天府,再往北,还要经过六个府才能到达关州,中途遥远,艰苦之至。

????几人自从认命地认同了凤羽珩所做的这番安排,元飞便一直坐在车中,而黄泉便不时地与仇书二人换着赶车。经过第一个镇上时,几人在成衣铺子里买了衣裳,凤羽珩换上了丫鬟装,忘川则做少妇打扮,元飞则买下了那铺子里最好的一套锦锻长袍。只不过再是最好的,看在他们眼里也不怎么样,毕竟小镇上的东西不能跟京城比,凤羽珩想着,待到了萧州,便去多买一些更好的衣裳备着,两个月的时间,可不能穿帮才好。

????这一路几乎未怎么休息,马车是双马并拉,到了一处镇上就会换马,黄泉与仇书二人换班休息,就这样直奔着萧州而去。

????近日来,这是他们第二次走这条路,心境却大不相同。上一回是去追赶劫走子睿的人,一路上神经紧绷,特别是凤羽珩,一刻都没有放松过。而这些,虽说也要加着千万小心,却怎也比上回要轻松许多。

????不过,路还是一条路,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经过当初埋葬那老六以及其它九名暗卫的地方。经过时正好是黄泉赶车,她还特地回过头来问了凤羽珩一声要不要停下,凤羽珩立即叫停,却并没有下车,只是掀开车窗的帘子往那处坟包看了过去。

????她轻声告诉几人:“虽说这一路并没有发现什么,但咱们依然不可以放松,敌人不知道在哪个角度盯着,所以,纵是再想下去祭拜,此刻也绝对不是时机。”而后,头略微上扬了一下,朱唇再启,却是对着那坟包说:“兄弟们,且再等等,等我们拿下千周,定将其皇室之人带到你们面前,血祭你们英魂。”说完,她将帘子放下,沉声道:“走吧。”

????黄泉马鞭一甩,“啪”地一声,再次上路。

????人们的心情有些沉重,好半天谁都没再说话,就这么一路疾赶,经了萧州,补充了足够的物资,再继续向前,终于在第五天的清晨,到了当初乘船的那个码头。

????“小姐,又要走水路了,咱们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马车没有寄存的价值,直接卖掉吧。”黄泉小声跟凤羽珩商量。

????凤羽珩点点头,然后提醒忘川,“在车里咱们怎么说话都好,但下了车,主子就是忘川和元飞,不管有什么事都同他们两个商量。”她再对元飞到,“琐碎小事,一般都是女人掌家,便让忘川负责张罗,但有重要决定时,只能你出头。”

????元飞想了想,说:“属下有些事情是做不了主的。”

????“没有什么主是做不了的。”她摆摆手,“咱们只要目标明确,其它的都是小事,你说了话。”她话说完,率先起先走到车前,将车帘子一挑,自己站到了车厢外,然后扬着清脆的声道道:“少爷,少夫人,码头到了,请下车吧!”

????车帘一挑,冷风直灌而来。江边风硬,再加上时已入冬,他们这又是在往北边赶,天气是越走越冷。还好在萧州时都换上了冬装,忘川将一件锦棉的斗篷扣在头上,看上去到也有点像富家少***样子。

????黄泉和仇书二人提着所有包袱,凤羽珩则专心跟在忘川身边,下了车后两人手臂交错,看起来像是凤羽珩这个做丫头的在扶着少奶奶,可实际上却是忘川在扶着凤羽珩。

????江边有不少收马收车的,仇书把马车卖掉,银子恭敬地交给了忘川。黄泉则去码头跟船老板订好了两个雅厢,众人只需再等上半个时辰,下一班船就要来了。

????黄泉拿着登船的牌子跟他们说:“咱们住雅厢,这船牌就好买,要是普通的客舱,据说在昨日晌午就已经没有位置了。”

????忘川有一句没一句地跟黄泉搭着话,凤羽珩却是将目光悄悄地往这码头上放了开。码头最是龙蛇混杂之处,做生意的,赶路的,买卖奴隶的,还有地头蛇收保护费的,放眼望去什么人都有。她很快地便看到一个熟人,正是上次在船上遇到的那个挥鞭抽人的奴隶主。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弄来了一批奴隶,依然都是不到十岁的小孩,手脚都用铁链子栓着,一个搭着一个,像是排成排的蜈蚣。

????她小声问黄泉:“大顺的奴隶制度是什么样的?我在京城看到即便是那些交了卖身契的下人也不至于有这般待遇,咱们也买过奴婢,人伢子送来的时候虽说穿得寒酸朴素,却也干干净净,不像被虐待过的样子,怎的出了京城就有这般光景?”

????黄泉跟她解释说:“这些奴隶跟我们买的那些不一样,京城的人伢子是守规矩的,再加上那些人伢子压在手里的不过是卖身契而已,但这些小奴隶被奴隶主压在手中的,是户籍。卖身契卖的是身,户籍要的是命。卖身契被压的人还可以跑,只要你能跑得了就行,有户籍在,至少通关时不会被查。但没有户籍,就算跑了,只过州县还行,一旦要入省府,除非钻狗洞,否则是连门都进不去的。”

????凤羽珩一愣,还有这么一说?这不就相当于户口本和身份证这种存在么?说白了卖身契就是合同,你要是违约,最多就是追究法律责任。但户籍是身份的象征,你没有身份证,到哪都是寸步难行。

????她是直到今天才明白过来这么一条规矩,可随即又“呀”了一声,道:“那我们呢?我们要过那么多省府,带户籍出门了吗?”

????忘川告诉她:“放心,都带着呢,殿下早就已经准备好。我们挂名在萧州殿下一处别院的户籍上,待到船上奴……我就给小姐过目。”

????凤羽珩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不多时,码头号声鸣起,船到了。凤羽珩和黄泉扶着忘川起身,随着人流慢慢往船上走去,人们推挤着前行,不时就有叫骂声和小孩的哭声传来。有个黑面的汉子也挤在人群里,身后跟着十数个衣着鲜丽的姑娘,有一股子刺鼻的劣质胭脂味儿顺风而来,凤羽珩抬头瞅了一眼,盯着一个背影面露疑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