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4章 初入北界-神医嫡女 亚博88app ,亚博88app ,亚博娱乐科技官网

神医嫡女

第554章 初入北界

杨十六2018-5-23 20:43:11Ctrl+D 收藏本站

????凤羽珩坐在马车里,轻掀了车帘,立即有雪花随风灌入,纵是她也冻得立即缩了脖子。

????陆通判瞪了她一眼,凤羽珩赶紧就把帘子放了下来。陆夫人正在吃点心,这两个月来多半都是在马车上渡过的,就算停下了也是直接就到客栈休息,整天除了吃就是睡,两个月下来,她又胖了不少。

????凤羽珩问她:“夫人,还有多久能到关州啊?”她一边说一边抱了抱身子,“好冷。”

????陆夫人也觉得冷,不过她胖,脂肪厚,所以到也不觉有多受不了。终于最后一口点心吃完,又喝了口水,这才道:“再走两天就差不多了,你头一次到北界来,可得小心慎言,这边不比中原,民风凶悍,有的时候买个包子都能打起架来。”

????凤羽珩做惊讶状:“真的?”

????事实证明,的确是真的。

????两天后,陆家的马车在关州城外停了下来。凤羽珩最先下了车,车夫扶下了陆通判,她再去扶陆夫人。

????怎知陆夫人下车时,正好城门外一个卖烤红薯的正在将生的红薯往铁炉子里摆,有一个没拿住滚落出来,正好滚到陆夫人脚下。她没看到,一下踩了上去,身子一栽歪,差点儿就摔倒。好在凤羽珩和陆通判二人合力将她给扶住,这才勉强稳住身子。陆夫人低头看了一眼那红薯,抬脚就踢了开,随口道:“一群刁民。”

????她说话声音其实很小,就连在前头拉马的车夫都没注意听,可却偏偏落在赶过来捡红薯那人的耳朵里。再加上陆夫人用脚踢了他的红薯,这人当场就翻脸了,操着一口北方口音质问道:“你说谁呢?说谁刁民呢?红薯自己骨碌过来的你当我乐意啊?还用脚踢,这是人吃听东西,你那脚是金子做的啊?”

????“你——”陆夫人怎么说也是个官家夫人,这种当街对骂的事她是干不出来的。但她自己骂不出来却不代表她没有别的招儿,就见她一把将陆通判给推到前头,小声道:“一个大男人这种时候就该你出头,躲在我身后算什么?”

????陆通判也觉得自己应该出头,于是指着那卖红薯的厉声道:“大胆!区区小民竟也敢拦官车,今日本官就是把你给打死,也无人替你出头!”

????凤羽珩暗中偷笑,区区一个通判,还真拿自己当个大官呢。不过这北地的民风到的确是凶悍,陆家的马车算不上好,却也绝对不是那种扔到马车堆里就挑不出来的。能在城门外卖东西的小商贩自然是看惯了人来人往,应该对大户小户有个最基本的判断能力,然而他还是敢跟陆夫人这样说话,这除了北地人性子使然之外,定还是有些别的原因的。

????那卖红薯的一看陆通判出面了,火气瞬间就转移过来,完全没被“本官”二字给吓倒,而是轻蔑地指着他说:“芝麻大点儿的一个破官儿,还好意叫耀武扬威的。瞅瞅你们的穿戴,再瞅瞅你们的马车,要我说,最多也就是个六品官儿,还是没有实权的,嘚瑟个什么劲儿?”

????凤羽珩差点儿憋出内伤,这眼力,看得可真准啊!

????陆通判也是被骂了个大红脸,就听那卖红薯的又道:“你也不看看这关州城是什么地方,这是北界的南大门!过了关州再往北边儿去那就是松州,那可是端木大都统的驻地。每年的这个时候,各处前来给大都统祝寿的官员数都数不过来,几品的都见过,哪个不比你强?我告诉你,踢了我的红薯,五两银子!给钱吧!不给就在这儿给我待着。算算这日子,离大都统寿辰也没几天了,我到是要看看,在你们心里,是给大都统祝寿重要,还是这五两银子重要。”

????陆通判是彻底服了,北界果然都是悍民,这一个个的还讲不讲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可他气归气,就像那人说的,离端木安国的寿辰之日可没几天了,要是不快些赶路怕是要迟。更何况,人家把话说到这份儿上,这城门口人来人往的都听着呢,他要是再继续与之纠缠,那就是不把大都统放在眼里,那就是说在他心里,大都统还抵不过五两银子。

????这帽子给扣得可是好,陆通判即便再不情愿,还是得乖乖地掏出银子来,这才得以顺利进城。

????关州有个规矩,进城出城必须下马下车,然后经过守门兵检查方可进入。特别是这段日子,北界三省原住民出门必须把官府发放的身份牌子带在身上,那些外来祝寿的,必须递上拜贴,方可入内。另外,来祝寿的人,带的丫鬟随从人数也有限定,每位主子限带两个。

????这样的规矩可是比进京城要严得多,但人们还是心甘情愿地遵守,因为端木安国这个北界土皇帝,的确能让他们捞到好处。而今,千周作乱,北界三省是大顺的北大门,端木安国的地位在旁人眼里,瞬间便又抬高了几个层次,即便三皇子已经废了,但人们还是相信天武帝不会动端木一家,毕竟动了他们就是动了北界的根本。

????只是人们不知,这端木一家俨然已经投了千周,朝廷早就知道,只不过为了不引起百姓恐慌才没有昭告天下。而端木安国肯定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却还是大肆地放这些前来祝寿的官员进城,怕是这里面要另有文章。

????凤羽珩跟在陆家人身边,顺利地进了关州。这是他第一次来北界,天上还扬着雪,地下积雪也没过了鞋面,踩起来咯吱咯吱的。

????但她却并没有表现出有多新鲜的样子,甚至面上也没见笑容,这到是让陆夫人心里犯了合计。待三人又上了马车继续往松州赶路时,她便问道:“千禧,我瞧你的样子以前像是来过北界?”

????凤羽珩摇头,“从未来过。”

????“哟,那可不像。”陆夫人面上露出谨慎之色,又道:“第一次来北界的人一般都对被这般冰雪样的世界生出新奇,怎的我瞅着你到是平平常常,一点都没有新鲜感?”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本来是该新奇的,可是这样的大雪让我想到了去年冬天京城的那场冬灾,死了好多人,好可怕。”

????她说话时神色凄哀,到是一下子就把陆家夫妇二人的思绪也给带回了去年冬日。那一场冬灾几乎是整个北方地区的,萧州也不能幸免。凤羽珩这么一说,到是打消了陆夫人的疑虑,她点点头,道:“是啊!那场冬灾实在是太可怕了,萧州城内的雪都没了腰,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大的雪,即便是在北界也是不曾有过的。”

????话题一沉重起来,人们便也没了说话的心思,这正合凤羽珩心意。干脆半靠在车厢上发呆。可她看似发呆,脑子里却在不停地运转着,想着到了松州之后可能遇到的一切。

????马车又走了五日,终于到了松州。

????相比关州,这边城门的盘缠更加严格,甚至外来人还要在书面上做以登记,甚至有遇到可疑之人还要被要求提供户籍证明。

????陆夫人拍拍额头跟凤羽珩说:“买你的时候还真的忘了跟他们要你的户籍。”

????凤羽珩也一脸苦色地道:“就算要了应该也没有,少爷出门不可能带着那些东西,毕竟在河天府范围内,没有任何人有本事找他的麻烦。”

????陆夫人觉得她说的也有理,于是点点头又道:“没关系,我们好歹也是端木家的亲戚,往年来的时候都没有被过多盘查的。”

????事实证明,陆夫人说的是对的。那些守门的人一见了陆家递上的名贴,立即就配出一个人专程送他们到指定的客栈去休息。

????陆夫人进城时高高地仰起了头,十分高傲得意,仿佛在这里她就会高人一等般。

????终于那引路人停在一家有三层高的客栈前,指着里面对陆夫人道:“这便是都统大人专门为前来贺寿的同僚准备的休息之所,请夫人移步,里面有专门为您和通判大人留出的上房。”

????到了这里,陆夫人的地位自然比陆通判要强上许多,以至于下人们也都是看她说话,陆通判完全成了附属。他到也没有不甘心,老实地随着夫人进了客栈去,再由小二引着到了上房。

????那上房是里外两间,里面主子睡,外头自然就要睡守夜的下人。凤羽珩赶紧把行李往到外头,然后扶着陆夫人坐下来,一边给她倒茶一边很是开心地说:“人人都说到了北界,即便是京里三品官都要低人一等,以前在风府的时候老爷就说过,即便是他来了北界,也是要等端木大都统召唤才得以见上一面的。可奴婢刚刚看到这里的下人对夫人竟是这般客气,想来夫人在这边也是说得上话的人物,奴婢跟在夫人身边,真是荣幸之致。”

????陆夫人被夸到了点子上,立即笑了开,“那是,我虽说是端木家的旁枝,可这些年也没少往北界跑,跟本家自然亲近许多。”她一边说一边又瞄了陆通判一眼,再道:“更何况这不是还有个庶女嫁过来了么,虽然跟我没什么血缘关系,可到底我也是陆家的人,多多少少也得给上几分面子。老爷,”她转而对陆通判说:“回头也着人打听下那丫头的近况,咱们这次来,怎么说也得见上一面。”

????陆通判点头,“那是自然,否则送她来这里不就失去意义了么。”他一边说一边起身,踱到窗边往外头去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竟是“呀”地一声,然后回过头来对着陆夫人道:“夫人,外头不对劲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